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中国改革 大趋势
大趋势
在中国经济30年来的高速发展历程中,旧有增长模式下的劳动大军(尤其是农民工)居功至伟。但如我们这组专题所言,其代价是沉重的,也是难以持续的。更为关键的是,不管是否情愿,劳资关系的变化,已经不可避免地拉开了序幕...[查看全文]
——编者
     工资不平等和农民工(外来工)是理解最近30年的中国发展历史与现状的关键。中国巨大的经济成就很大程度上是依赖出口导向型发展战略,以外来投资和出口参与经济全球化,用国内廉价劳动力优势换取稀缺的国际资金、技术、市场、自然资源,实现了国家经济的振兴。可以说,以外来工为主体的廉价劳动力创造了中国的经济奇迹。
  2008年2月至2009年8月,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ICO)在“珠三角”和“长三角”210家出口加工企业作了调查,笔者运用这些内部搜集的工资和工作时间数据,来测量这两个地区外来工的实际工资水平,并以此比较外来工与其他社会群体的工资差距。

 

汗水撑起经济奇迹
  2008年,“长三角”和“珠三角”两个地区以中国1.29%的国土面积,创造了全国28%的国内生产总值,40%的政府财政收入,以及56.45%的货物出口额。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这两个三角洲的经济增长率仍然高达12.6%。如此高的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中间加工”环节的廉价劳动力,因为这里集中了来自全国各地8500万左右外来工(其中包括5900万跨省外来工,和2500万省内外来工),占全国外来工总数的60%…[详细]

三个外来工 顶个城里人
  对比这些企业工人与其他社会阶层的工资差距,可以看到,在深圳、东莞、广州、上海、南京、苏州、无锡、杭州、宁波等大城市,外来工的月工资仅为当地城镇在岗职工(根据现行统计制度,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工资统计范围包括国有单位、城镇集体单位、以及联营经济、股份制经济、外商投资经济、港澳台投资经济单位里具有城镇非农业户籍的正式员工,尚未包括城镇的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雇员,也不包括农民工)平均工资的30%至40%之间。经济越发达、外来工愈多的城市,这种差距就愈加巨大…[详细]

 

社会保障缺失原由
  虽然1995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劳动法》以及国家与地方的相关法规明确规定,企业要为包括外来工在内的员工支付法定的养老、医疗、工伤、失业保险,有的省份要求企业为未孕妇女(包括女性外来工)购买生育保险,但本文分析的210家工厂,除了上海的15家企业为90%外来工购买了低水平的外来工综合保险外,“长三角”的江苏工厂社会保险覆盖率为29.09%、浙江工厂的覆盖率为29.44%,“珠三角”工厂的社会保险覆盖率为30%…[详细]

出口企业工人工资不及城镇在岗职工工资一半

出路在于制度变革
  外出打工本可以成为中国农民改变贫穷命运的一个重要机会。然而,制度性地压低工人工资,导致外来工尽管已经两代人进城打工且十分节俭,但是,他们的收入仍难以支持其家庭走出贫穷,出现了贫困的代际转移。这导致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只能维持最简单的生存而无力购买耐用消费品,以及其他改善生活质量的产品和服务,导致中国国内消费市场长期疲软。而且,出口工厂的明显季节性特征和低工资、长时间工作,增加了外来工的就业不稳定性。高流失率是中国出口工厂面临的严峻问题…[详细]


  近期,深圳市的富士康集团连续发生员工跳楼自杀的严重的劳动社会事件。这让我想起了10年前发生在浙江的大规模、群体性的以死相拼的自殉事件。
  2001年7月和10月,诸暨市李字集团的1000多名安徽籍民工和数千名当地群众先后两次扑倒在浙赣线上卧轨拦车,使列车累计中断运行数小时。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是,李字集团实行原始的“工头管理”,工头殴打工人、克扣工资、欺上瞒下、限制工人出入自由。事后,被称为现代包身工制的工头管理被完全取缔,来自不同省籍的民工陆续加入了工会,劳动权益诉求有了表达的渠道,原来相当紧张的劳资关系有了转机… [详细]

·行政化方式需与社会化方式结合
·认同劳动过程中的原生态社会关系

·珍爱劳动者自身的主体精神
·正视非契约性因素

  从2008年10月下旬以来,各地出租车罢驶事件频传,从湖南凤凰到重庆,再从海南三亚到广东,一连串“的哥”罢驶和劳动者群体性事件,在近年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中异军突起,大有星火燎原之势。2009年的通钢事件则使抗争蒙上了一层暴力和非理性色彩。2010年的南海本田罢工凸现出工人的社会政治诉求。一时间,罢工,这一古老的维权行动广受社会瞩目,也成为当前影响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一个重大课题。
  连绵不断的罢工潮唤起了社会对劳动者群体性事件的关注。有必要通过梳理劳动者群体性事件的发展和性质,探讨其起因和特点,进而探求治理劳动者群体性事件的思路和对策…[详情]

·劳动者群体性事件的发展和性质  ·劳动者群体性事件的起因和特点 ·几点结论

罢工带来的经济效益损失,并不比工人请病假所带来的损失更多

  富士康公司几个月内连续发生13起工人自杀事件,将中国这个“世界工厂”中那些巨无霸式的生产机器的面貌摆到了世界面前。

  即便在西方工业革命的时代,如富士康的规模也是闻所未闻:30多万人在三平方公里的厂房与宿舍中生活、工作。这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国中之国。当这台机器转动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必须在身上套上等级的标志——黑色、红色、白色的工作服,或者是白、黄、红各种颜色的帽子,每个人的身份地位在刹那间便能够被识别出来。由退伍军人组成的保安大军用铁腕来维持着这个工业王国的秩序,任何违反规矩或者僭越的行为都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以军事化的管理来实现的高效率,使得深圳的富士康成为以雇员人数来计算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工厂,在经营规模上则足以与工业时代的卡内基、福特、通用电气这类巨头相提并论…[详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