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中国改革 大趋势
正解农村改革
  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正在快速推进。随着工业发展、城市扩张,社会正在急剧转型。于是,在城乡之间,新的矛盾、新的冲突日渐暴露、增多。这是中国实现现代化亟待解决的问题,也考验着决策者的政治智慧和胆识...[查看全文]
——编者
  

  在当前的农村改革实践中,有三个问题值得引起高度重视。

一、农村土地制度问题

  农村土地制度是农村经济制度和社会组织结构的基础。土地是财富之母,通过土地尽快获取财富的“捷径”有两条:改变用途和改变所有权。但如果这两个改变不是按规划许可和法律规定进行,导致的后果就可想而知。因此,要清醒认识到,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既可以成为推动农村发展的强大动力,同时它也将决定农村发展的方向。

  1.改革农村土地制度不能动摇“用途管制”原则

  当今世界各国对土地的管理都遵循“用途管制”的原则,即严格按规划来使用和管理土地。土地利用规划在任何国家都是超越所有制的,不管土地归谁所有,都必须按规划使用。我国的土地有两种所有制,但在使用上必须服从于统一的规划,因此“用途管制”也是我国土地管理制度的核心。一个时期以来,用途管制制度在我国不少地方受到挑战,违反规划使用土地的现象大量发生,这对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和最严格的节约用地制度都将造成极大的冲击…[详细]

二、农村村庄拆并问题

  随着国家保护耕地力度的加大,原来那种以滥占耕地来扩大建设规模的现象得到了遏制。但不少地方现在却通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找到了擅自增加建设用地的“新途径”。

  1.正确理解“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内涵

  《土地管理法》规定: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只能由农民和农村集体组织自用;农民集体的土地不得出让、转让或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国务院2004年28号文件提出“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本意,是为了促进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村庄和集镇规划的编制,通过“增减挂钩”,使农村节约的建设用地用于发展小城镇和县域经济。

  国土部门在随后开展的“增减挂钩”试点工作中,始终强调要遵循以下原则:一是村庄整治要经国土部门批准并获得周转建设用地指标;二是增减挂钩的建设用地指标只能在县域内置换;三是置换进城使用的建设用地要纳入年度用地计划指标;四是指标置换进城后增值的土地收益必须全部返还农村。对照这几条原则,不难看出目前许多地方推行的“增减挂钩”实际上不符合法律和政策的规定…[详细]

对农业经营者来说,土地无疑是最重要的资本

三、农业的经营主体问题

  改革以来,我国农村确立了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这是宪法的规定,也是当今各项农村政策的基石。但30余年来,关于农业的经营主体问题始终存在着争论,焦点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家庭经营的农业是否能够现代化,二是小规模经营的农业是否有出路。

  1.关于农业的家庭经营

  只要稍微了解历史就不难发现:自奴隶社会结束以来,家庭经营就始终在人类农业史上占据着主导地位,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而非家庭经营的农业却只是短暂和个别的例外。农业适合家庭经营,是其产业自身特点和家庭特殊功能相吻合的结果。因此,农业家庭经营是全球性的普遍现象。我国农村改革废除人民公社体制、使农业重归家庭经营,是顺应了客观规律。家庭经营的农业能否现代化,这其实早已不是一个问题,实践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所有实现了农业现代化的国家,无一例外都实行农业的家庭经营…[详细]


在中国,保障农民的土地权利对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尤为关键     

  土地是中国7.5亿农村人口最为重要的财产。国际经验表明,一个“人人有地、地权稳定”的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是实现长期繁荣与稳定的关键。

  在中国,保障农民的土地权利对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尤为关键,同时也能增强农村的消费能力,并最终缩小城乡差距。与过去相比,当前农村土地权利问题更显重要。眼下中国“土地紧缺”问题日趋严重,同时城市化过程中农民土地权益受到侵害的现象也日渐普遍。

  事关农村土地权利的国际比较经验值得中国借鉴。尽管土地制度必须与各个国家的国情相适应,但根据国际惯例,一个“好”的土地制度应包括四大关键要素:农民普遍地获得土地;长期、稳定的土地权利;健全的土地市场以及有效的土地管理机构。

  其一,一个好的土地制度应该为绝大多数农村人口提供土地。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对农村土地的“去集体化”过程,几乎使所有农户都拥有了土地… [详细]


  中秋之夜,雨打屋瓦。查建华仍躲在借住的蜗居里。亲人在几条街巷之外,近在咫尺又远如天涯。

  57岁的查建华是苏州高新区浒墅关镇大新村农民。七年前,因房子被强拆,他和众多失地农民一起,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之路。29次进京上访、两次自焚的经历,并没有促进问题的解决。在多次被截访、两次被拘留、三次被打之后,他在家被人24小时看守着,不得不躲进朋友的空屋里。

  这是9月22日的苏州浒墅关镇某村。窗外,气温骤降,不远处京杭大运河上波光荡漾。由此东南方向,浒墅关镇的拆迁安置小区新浒花园门口,已无大批警察值勤;西北方向,通安镇的安置小区华通花园,依然挂着维稳的红色横幅;再往西北,东渚镇的龙景花园万家灯火,曾经封堵马路的人们,似乎还沉浸在中秋节日的喜庆中。

  两个多月前的7月15日,一场因征地和拆迁补偿引起的风波,由通安发轫,波及苏州高新区浒墅关、东渚、枫桥等地,酿成大规模群体事件,持续半月方止,朝野震动…[详情]

     房地产税只能在一定限度内抑制房价,不可能根本上抑制房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