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386期
2010年第6期 总第386期 出版日期:2010年2月1日
5万亿之忧
本刊记者 方会磊 张曼 于宁 张宇哲 |文

   一年经济刺激计划之后,地方融资平台在全国已成燎原之势,“造壳”举债,规模空前。繁荣之下,风
  险暗涌的现实,已令决策层不安。
  “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地方债务规模究竟有多大,缺乏渠道提供实时的统计,恐怕规模还在不断膨胀中。”一位金融界高层人士表示。
……

5万亿之忧
5万亿之忧
瞬间的膨胀
地方融资平台有多少家,负债规模有多大,中央各财经部委殷殷关切却心中没底
  “2009年一季度,银监会就着手要求对地方融资平台进行摸底调研。”一位监管当局人士如是说。此后,央行、发改委、财政部等多部委陆续通过各自垂直管理条线,调研地方融资平台,希望勾勒清晰图景。
  2009年7月,相关汇总数据和调研报告摆到了各家财经部委负责人的办公桌上。初步统计显示,截至当年5月末,当时全国有3800多家政府融资平台,其中70%以上为县区级平台公司。这些政府融资平台负债总额,由2008年初的1.7万亿元,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上涨到5.26万亿元。而其中85%来源于银行贷款。
  ……
城投债之年
2009年,地方融资平台大举涌进债市
  2009年上半年,各省市发改委发现,以往进不了市场门的城投债,接连获批。
  一些券商和评级公司,迅速看到了城投债的市场机会。他们夹着公文包,带着合同,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彼时股市低迷缺乏新股承销机会,新兴的城投债市场无疑不能错过。
  “地方政府分管副市长、财政局长,如果可以,再加上一个土地管理局的局长,就够了。”一位券商投行部人士说,一桌饭可能就会敲定一项发债计划,“只要他们提供迅速的行政审批,所有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做好。”
  ……
pic
信贷输血
“很多地方政府在还没有搞清楚地方融资平台概念时,就已经想着把手伸进银行的口袋”
  一份银监会的调查显示,2009年以来,融资平台贷款约占同期各项贷款余额的14%;部分银行分支机构投向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占其各项贷款比重高达40%,而  审批通过的授信额度更大,有的甚至已超过当前各项贷款的总和。
  融资平台中能有现金流还款来源的,一般少之又少。于是乎,土地注资、股权划拨等成为政府“造壳”的惯用手段。但问题是,资本金从何而来?
  ……
财政几多愁
信贷财政化,而财政却又被融资平台绑架,难堪重负
  来自央行金融市场处的最新估计,2009年末地方政府的显性和隐性债务余额高达7万亿元。
  然而,根据2009年初的中央财政预算报告,地方财政收入仅5.9万亿元,其中包括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收入2.89万亿元,而地方财政支出在6.13万亿元,赤字部分由中央代发2000亿元国债来弥补。
  ……
本刊记者王长勇对此文亦有贡献
5万亿之忧
本刊记者 于宁 邓海 |文

两个多月前,重庆市政府、财政局等部门领导到重庆市璧山县听取汇报时,当地的实际负债已达50亿元,而2008年璧山县全部的财政收入只有18亿元。时任县委 记的邓达举就此决定,要成为“刹车书记”,不再增加政府债务。

   像璧山县这样能认识到地方财政风险、主动收缩负债的仍是少数。2009年以来的信贷狂潮,从省市地方投资平台蔓延到区县,许多以前难以获得贷款的地方融资平台公司成为银行追逐的目标,这一势头在今年初的贷款热中仍未改观。事实上,重庆以“八大城投”引领的地方政府平台投融资模式,由于可供政府最大限度地组合各种资源,已为各地争相效仿。
反向融资
  身为“八大城投”之一的重庆水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水投)并不讳言其“反向融资”模式。重庆水投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陈方明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是企业资本金撬动项目贷款,而我们以贷款撬动项目资本金的落实。即通过争取政策和资源向银行申请贷款先投入水利项目建设,然后在未来若干年通过财政每年拨入的财政资金还款后再转为项目资本金,所以我们的资本金是动态的,真正转换成资本金需要时间。”
  ……
第三个1000公里
  2009年5月,重庆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高速)搬入位于重庆北部新区的新办公大楼。11月,重庆高速发行了28亿元的10年期企业债,用于新项目投资及还贷等。
  按照重庆高速董事长李祖伟的思路,从现有的30个项目、近千亿元资产中剥离出约150亿元优质资产(即盈利的公路)成立一个新的融资平台(重庆高速公路投资有限公司),因为公司发债后的负债率将超过70%,融资能力减弱,而重庆高速700亿元贷款的利息必须通过持续融资来偿还。
  ……
5万亿之忧
土地变资产
  对于各家融资平台而言,土地是最重要、定价也最为微妙的资源。
  2002年重庆开始土地储备,2003年成立了重庆城市投资建设公司(下称重庆城投)、重庆水投、重庆高速、地产集团等“八大城投”公司,除了地产集团,其他七家承担融资功能和基础设施建设职能。“八大城投”几乎家家都有至少数万亩的土地储备——或是政府以土地注资,或是以土地抵押贷款,且以未来土地出让收益偿还。这些离变现尚十分遥远的土地,事实上是一种朦胧的承诺,支撑着各家城投公司反向融资、“以时间换空间”。
  ……
pic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