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专访盖特纳
□本刊记者 胡舒立 叶伟强 黄山 汪旭 本刊特派华盛顿记者 李增新 |文 苏里 | 摄影

  更多详情>>
《新世纪》:

今早在中央党校演讲反响如何?你日程如此紧密,为什么还要抽空去人民大学附中跟中学生打篮球?
盖特纳

  盖特纳:我去跟中学生打球就是让大家注意到球馆的照明系统。人大附中体育馆的照明设备来自美国爱荷华州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生产节能灯具,中国业务增长迅速。不仅波音、通用电气、道康宁或者卡特彼勒等全球公司,地处美国腹地的小企业也能在与中国的交往中获益。
  我去党校的原因更简单。我想让在座的中国高级官员问我关于美国经济和金融改革的问题。不知道你当时在不在,一 开头我就谈美国在推动创新上的经验教训。我列出了一个包含十个经验教训的清单。当然,这是非正式的。在总结这些经 验教训的时候我们心中有中国当前所经历的挑战。这些经验教训对中国官员们应该挺重要。
  在演讲最后我告诉他们一个故事。还是我在中国学习时,路过天坛附近的一个市场,一个人兴奋地走近我,问我来自哪个国

家?我当时犹豫了一会。你知道,当时是1981年,我在北京大学的宿舍里,还是可以看到油漆的“文革”口号——打倒 美国。
最后我还是告诉他我来自美国。他说,很高兴见到美国人,希望我知道,美国人跟中国人很像,都很直接、开放、坦诚、 乐观。我们具有共同之处。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这个回答对你是不是太长了?

《新世纪》:

你对中国经济增长有无担心?过去几十年间,新兴市场发生过好几场危机。有人相信,下一场震撼世界的新兴市场危机将发生在中国。

  盖特纳:在金融改革与渐进自由化之间寻求平衡,中国领导层有非常高明的理解,他们已经在管理 这些挑战上展示令人印象深刻的技能。
  就像你在今天中美对话中看到的,美方的主要关注是,当中国继续推动本国创新和技术发展时,不要采取一种不利于 或歧视美国公司的做法,不光是那些在中国有业务的美国公司,也包括那些向中国出口的美国公司。这对我们非常重要。 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解决它,但我们取得了很大进展,中国做出了重要的政策调整,同意有关非歧视的一整套原则,同意让 所有相关方共同努力,在未来几个月里取得进展。
  这就是为何我在中央党校演讲时努力反思美国模式的优缺点。根本问题是:推动创新需要鼓励竞争,保护知识产权,需要金融体系提供激励,需要允许新的市场加入者,需要让利率和汇率、价格提供动力。

《新世纪》:

希腊主权债务危机会不会引发欧元危机?

  盖特纳:这场危机最终产生什么影响,要取决于欧洲决策者做什么。他们已经给出了一系列有力的财政改革和金融 救助措施。他们通过政策改革恢复财政可持续性,以促进经济增长;通过为一些国家提供金融支持,来稳定金融体系。市 场现在希望看到这些措施得以实施。我认为欧洲会非常快地实施这些计划。

《新世纪》:

你认为美国目前的金融改革能够有效地防止金融机构“大而不倒”吗?

  盖特纳:在目前各国金融改革措施中,美国金融改革方案是控制风险、确保“失败”可控的最好政 策框架体系。将来还会有危机。现在采取的措施就是要确保构建一个体系,在机构“失败”(倒闭、破产)时有足够的抗 压能力。
  我们要在稳定、韧性与创新、竞争之间寻找平衡。过去是失衡的,这次危机才具有这么大破坏力,金融改革的基本策 略是要构建一个更有韧性的系统有更厚的冲击缓冲层。这样,在将来机构犯错时,或者全球经济又面临下行或衰退时,金融体系能够承受压力、吸收损失,政府也可以让企业倒闭,而不需要担心对全球实体经济构成冲击。
  我认为这会成为全球金融监管协议的基础,这也与G20原则相符。

本刊记者笛安对此文亦有贡献
在S&ED棱镜中
□本刊记者 黄山 | 文

  1981年,中国打开国门不久,一位中国人就在北京大街上对学生盖特纳说,两国有很多共同之处。近30年过去,49 岁的财长盖特纳还记得这些话。5月25日晚7时,在与国务卿希拉里共同参加的新闻发布会后,在同晚离开北京之前,盖特纳向我们回忆了这个小故事。

  中美关系经历去年底、今年初的波折后转暖,如期召开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政府中有盖特纳这样对中 美关系有30年记忆的决策者,对两国都是幸事。盖特纳说说服而非要求,才是真正推动中国改革的方法——不论这个改革 是汇率形成机制还是关于“自主创新”。盖特纳关于人民币汇率改革“取决于中国的选择”的表态,保证了对话的顺利进 行。
  纵观此轮对话由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和盖特纳共同主持的经济部分,对中国而言,最大的收获一是美方认可应增加国内 储蓄率,二是承诺实行负责任的财政政策,未来十年内使财赤削减1万亿美元。
  在中方关注的市场经济地位议题上,美方重申首轮对话关于“以一种合作方式迅速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表态, 毫无“迅速”可言,但有一个小改进:美方提出认真考虑给予提出“市场导向行业”申请的中国企业公正、合理的待遇。 换言之,在无法“迅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前提下,“先积跬步”,允许中国具体行业和企业享受市场经济地位, 提高美国行业和具体企业举证“中国制造”倾销的难度。
  更多详情>>

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举行开幕仪式前,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右)看着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左一)与中国国

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右二)越过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握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