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03期
房地产和政府投资降温,“二次探底说”升温。行政性调控打乱市场预期,市场化调控手段应登场
双引擎减速
□ 本刊记者 汪旭 王长勇 霍侃 | 文
双引擎减速
  不到两个月之前,充斥着中国经济的还是过热之虑,现在却已经出现“二次探底”的担忧,其变幻似在倏忽间。
  市场中的忧虑并不是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担忧世界经济“二次探底”之后才有的。事实上,中国经济的强劲回升中始终高悬着两把剑—其一为过剩流动性引致的资产泡沫(尤以房
双引擎减速

地产最为显著)乃至高通胀;其二为地方政府及其融资平台的债务风险。而近两个月来的紧缩、调控政策施行之后,原有的风险尚未解除,新的忧患却在不经意间丛生。
  市场对此已有明显反应:股市近来一直萎靡不振,其表现在全球市场叨陪末座。4月15日至6月4日,上证综指更下跌19.5%;有色金属等商品4月中旬以来均自今年的高点回落;房地产市场在连续不断的强力调控之下终于回落,其调整幅度几何,成为事关中国经济未来走势的一大关键;至于债市,亦有业内人士判断,由于资金面告紧,此前表现强劲的债市可能出现反转趋势。
  “4月、5月国内外的政策和金融形势发生了重要的变化。”5月29日,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在一次演讲中称,这种变化也使得一些指标未来增速趋于下降。...更多详情>>

降温有术

  春江水暖鸭先知。
  对于在上海做商业地产开发的温州商人薛先生来说,近来不断上涨的民间利率是不祥的预兆。2009年11月,他和亲戚朋友凑了几百万,转借给温州的一家电气设备企业,年息30%。2009年年末开始,银行贷款明显收紧,民间利率一路上扬,此时,房地产调控又起,“现在的情况有点像2008年下半年”。而当年温州企业资金链断裂,借款人血本无归的情景,至今仍让薛先生唏嘘不已。为此,他准备提前收回放款。
  对经济预期的变化,与此轮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出台时间几乎如影随形。4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此后,涉及信贷、土地、保障房建设、税收等各类政策及各地相关措施相继出台,房地产市场开始降温。...更多详情>>

政策迷局

  地产投资和政府投资同时减速,原本是政府刻意期望的政策效果。毕竟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1.9%,仍有经济过热的风险。不过,房地产、政府投资两大经济引擎减速,出口不确定性也在增加,是否将形成经济周期的逐级下行?
  国家信息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高辉清告诉本刊记者,“当前投资增速下滑是意料之中,降幅也可以接受”。他认为,考虑到外需回落、通胀压力减小,到年底政策要放宽松一点。
  在纷繁复杂的经济现象面前,当前的调控政策有如走钢丝;比之经济现象本身,不明朗的政策前景更加让人迷惑。
  国务院4月17日发布《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即所谓的房地产“新国十条”,措辞严厉,尽显中央政府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决心。但政策并未改变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政策的具体落实还要看地方政府的配套细则。“现在没几个地方政府出细则,都在拖。如果房地产掉得太厉害,地方财政收入跟不上,他肯定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张汉亚研究员说。...更多详情>>

外需难求

  雪上加霜的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不断升级,人们对全年出口增长的预测已经乐观不起来。
  5月30日,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将西班牙的主权评级自AAA下调到AA+。惠誉认为西班牙的经济复苏将比其政府预计的更缓慢。由于担心欧洲主权债务不断升级,令全球经济复苏受挫,次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大跌了122.36点,跌幅为1.19%。
  坏消息并未就此打住。欧洲央行5月31日半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欧洲部分银行由于遭受金融危机带来的第二波损失而“健康状况不良”,今明两年将面临1950亿欧元的坏账减记。欧洲央行还称,高负债和高赤字使投资者普遍感到不安,大量新的政府债务可能殃及企业和银行在市场的融资能力。

地方债黑箱
□ 本刊记者 霍侃 | 文

  清理地方融资平台,是房地产调控之外,事关中国经济前景的另一大变数。
  5月2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作出部署。而如何“分类清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职能部门间已似对垒。甚至有人担心,过于严厉的治理政策,可能致经济于“二次探底”。
不过,一位省政府金融办负责人向本刊记者坦言,在强调风险、清理规范的时候,“地方财政能愿意说吗?肯定想赶紧(把项目)藏起来”。
既要防范地方财政金融风险,又须顾及地方已有及今后的政府投资,这是未来政策的平衡点。毕竟,解决建设资金问题,于地方政府是一项长期任务。

  分类管理难点
  分类清理的前提是搞清楚总量。这轮以政府投资为主的经济刺激之后,地方政府负债规模到底有多大,还是没有正解。
  除却过去就有的外国政府、国际组织贷款、金融机构借款和拖欠款等负债,2009年以来地方政府新增的负债主要包括,财政部代发的地方债,以及融  资平台的银行贷款和城投债、中期票据和短期融资券。其中,前者属于纳入地方政府预算的显性负债,后者则多是以地方政府担保或承诺方式存在的隐性负债。...更多详情>>

拆入!拆入!
□ 本刊记者 张宇哲 张环宇 | 文

  尽管整体流动性宽松,5月下旬以来,货币市场却出现了资金面紧张。一直作为资金市场上拆出方的大型银行,突然转变身份。
  工行等银行的拆入信号引发资金市场恐慌情绪,一时之间,银行间市场资金价格飙升。6月1日,7天回购加权利率保持前一周的上涨水平,报收3.19%,上涨近100个基点;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隔夜质押回购利率亦双双跳涨至2008年10月10日以来的最高水平;当天,央行发行的150亿元1年期央票,发行利率也出现四个月来的首度走高。
  “短期资金价格上涨太快,成本太高,钱难借。”多位商业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原来市场预期今年资金面理应很宽松,但现在的流动性短缺出乎所有人预料。
  究竟是哪些因素突然给银行带来了资金压力?短期资金趋紧将持续多久?未来货币政策将走向何方?一连串的疑问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更多详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