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09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民航反腐风暴
  摘要:在困难的市况中,农行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全球最大的IPO。作为最后一家上市的国有大行,农行曾经拥有最多不良资产,一直饱受诟病,于2008年才进行财务重组,上市时间表曾因金融危机搁置了两年,在今年4月火线启动,直至7月15日在上海、7月16日在香港,正式登陆资本市场。7月14日周三晚10点半,上海浦东的地标性建筑金茂凯悦酒店,53岁的农行董事长项俊波接受我们近两个小时的专访…[查看全文]
上还是不上?
“困难的就是如何权衡,做还是不做?我当时沉静下来想一想,这个事情不能退”
项俊波简历

  财新-《新世纪》:最近的市况如此惨淡,作为农行掌门人,你选择在这个时期上市,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项俊波:工行、建行、中行上市的时候,国内外资本市场和经济形势都比现在要好些,上市筹备期也都在半年以上。农行上市筹备时间最短,只有两三个月,也就是说,农行在经济环境最复杂、市况最困难的情况下,用最短的时间做了全球最大的IPO。

 

  财新-《新世纪》:接受国际资本市场的检验是什么滋味?听说有不少尖锐问题?

  项俊波:刚去国际路演的时候压力非常大。当时金融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写得很刻薄,说世界上最差的银行去做世界上最大的IPO…[详细]

县域包围城市
“到那时,谁将是中国和世界上最富有竞争力的银行还需拭目以待。”

  财新-《新世纪》:你刚才讲到投资者问你未来三年到十年如何保持增长。作为农行的董事长,你对农行未来的发展战略是怎样一个定位?

  项俊波:这个问题也是国际上投资者问得比较多的问题。我们在2007年制定了一个农行的三年、五年、十年发展规划,称为“3510”发展战略,基本目标是从2008年起用三年时间使农行发生显著变化,五年发生根本性变化,十年即2017年把农行打造成国内领先的、世界一流的商业银行。这一战略主要得益于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机会。城镇化进程是中国未来最大的发展机会。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城市化进程,基本上花了30年,中国还要奋斗三五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欧洲水平。纽约这种城市是80年到100年前才开始定型的,北京、上海这些大型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才刚刚完成十年左右…[详细]

风险控制之战
“我曾经凌晨两点,冒着倾盆大雨到兰考县突击检查金库。”

  财新-《新世纪》:农行基层网点多、管理链条长,你们是怎么解决基本的风险控制的?

  项俊波:我到农行报到的第二天就因为邯郸5000万元金库盗窃案代表农行去银监会做检查。由于农行网络机构比较多,风险管理的任务一直很艰巨,所以只能下更多的功夫。

 

  财新-《新世纪》:以你一个人的力量,如何推动几十万人的农行改变既有的行为方式?

  项俊波:路演中也有投资者提出这个问题,说你们农行的董事长和个别高管是空降的,但主要的管理团队和员工都并没有改变,管事的、放款的还是那些人,我怎么相信你们干得好?

  我的回答是,一个国家、一个企业或者是一个系统,最关键的不是要用人来治理,而是要用好的制度来规范治理。以信贷审批为例,早期各家银行基层行放贷,好坏都是放贷员说了算;后来实行了前后台的分离;再后来实行了授权、授信体系;现在又建立了独立审批人制度…[详细]

“三农”争议
“把商业性业务和政策性业务的账算清楚,每一个县服务‘三农’,亏多少,赚多少,应该补贴多少。否则农行毁也在这个项目上,亏也在这个项目上。”

  财新-《新世纪》:我记得在你到农行前后,监管部门曾有对农行有分拆方案的争议,以真正服务“三农”。为什么农行最终并没有走向分拆?而分拆方案是否有可取之处?

  项俊波: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认可的农行改革方针是十六个字:服务“三农”、整体改制、商业运作、择机上市。当时国家要求服务“三农”和商业性运作一定要实现有机结合,要强化自身的造血功能,控制风险。如果把农行分拆掉,不仅经过近60年积累的农业银行的品牌、横跨城乡的优势分拆掉,而且内部员工的反响也会很强烈,分拆令他们有被抛弃之感,涉及到职工队伍的稳定。另外,分拆的管理成本、监管成本都非常高,内部的关联交易也会非常复杂,综合考虑,还是整体上市比较好…[详细]


  农行成功上市,表明了经过改革,可以接受资本市场的检验,这可谓是里程碑式的成就。由于历史包袱沉重,管理链条纵深,组织架构分散,加之“三农”政策涉及的银行战略的不确定性,农业银行改革中面临的困难尤其艰巨。上市并不代表国有银行改革的结束,而是新征途的起点…[详细]

  ·财务重组代价 ·财政部的角色冲突 ·清算退休员工福利 ·战略利弊

网上收听:
中国三大航空公司航线
农行新起点

  7月15日,参加完A股上市仪式的农行高管团队,急匆匆奔赴机场,因为担心航班延误。上海当日阵雨,香港则挂起了七号风球。

  “农行上市遇到台风登陆香港,真够坎坷的。”一位机构投资者如是感慨。

  当日,农行A股开盘后微涨,最高到2.74元,到午盘后,股价在2.69元到2.70元间为1分钱展开激烈拉锯,最终收盘于2.70元,勉强维系没有破发。当日上证综指则报跌1.87%。

  峰回路转,16日风暴匆匆掠过港岛,农行H股在晴天中开盘,最终报收于3.27港元,涨2.19%,略强于大市。

  “如果大市不变,农行就算基本稳住了。”一位密切关注农行走势的承销商高管表示。“只是还没有什么溢价,让投资人没有什么兴奋点。”

  无论市场几多低迷,宏观经济环境也处于敏感的变幻之中,甚至IPO(首次公开发行)过程中遭受了诸多争议,农行在预定的时间和价格,几乎像一台精密的机器,严丝合缝地按照预定的计划推进着全球最大的一桩IPO,A+H共募集资金192亿美元,执行绿鞋后能达到220亿美元…[详细]

全球前十大IPO融资额:
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