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13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中钢被套40亿
  摘要:一场特大泥石流从天而降,至少1000多鲜活的生命就此沉眠。2010年8月8日凌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截至13日18时,已造成1156人遇难,588人失踪,2万余人受灾…[查看全文]
天降大灾
此番灾难当属天灾,首因即为舟曲县特殊的地质地貌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

  进入舟曲县城,灾难现场一目了然。

  舟曲县委、县政府所在位置,地势较高,在此次泥石流灾害中所幸没有受损。抗洪抢险指挥部以及新闻发布中心等部门设在这里的统办大楼。

  站在大楼的九层阳台,向东望去,不远处,一条上窄下宽的冲击带从北边高耸的山口直插南边低洼的白龙江,像一道被撕裂的巨大伤口。巨石泥淖横陈其间,两边楼房东倒西歪,满眼疮痍,目不忍睹。

  多名舟曲居民回忆,8月7日那一天,天气闷热。当晚23时许,舟曲县城开始下雨。天空不停地打雷闪电,但雷声大雨点小。在山城居民的眼中,这实在不足为奇。临近子夜,尽管这里的人习惯早睡,依然有居民在外乘凉…[详细]

消失的森林
三眼峪所在的北山,群峰尽秃,几无植被

  天灾难免,但多位专家学者和舟曲相关政府部门官员,却一致认为人祸加重了灾难。

  从县城多数地方举目北望,均可见到三眼峪所在的北山。群峰尽秃,几无植被。仔细辨识,方可见小树生长。

  进入三眼峪沟,在两边未滑塌的陡坡处,野草极少生长,只有人工栽植的洋槐偶尔可见。

  但进入三眼峪深处数公里,一处名为翠峰山的山头,却古松参天,绿意可人。舟曲县林业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60多年前三眼峪流域20多平方公里范围内,都像翠峰山一样生态良好。不止三眼峪,舟曲境内多数山脉,均可比翠峰山…[详细]

县城无序扩张
此次泥石流意味着大自然清理了人类的“占道”行为,夺回失地

  天灾和生态破坏导致的特大泥石流,如果不侵扰人类,并不构成灾难。而最近十几年中,在人口成倍扩张和缺乏规划的双重背景下,舟曲人日益侵占三眼峪,甚至在河道建房居住,成为灾难的最重要条件。

  舟曲城建于三眼峪泥石流沟等淤积成的江边盆地。在原本的自然状态下,作为白龙江一级支流的三眼峪沟,在沟口至白龙江间,有一条数百米宽的河床。县志记载,古人多居于白龙江畔和三眼峪河床两侧。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三眼峪发过一次小型泥石流。为县城安全计,政府在河床修建了排洪沟。据沟畔多位居民回忆,此沟宽九至十米、深达三至四米…[详细]

  两位灾民在被摧毁的家园前苦苦守望
治理之废
曾经的治理泥石流措施最终成为一个“半拉子”工程

  敢于挤占三眼峪河道,根源在于当地政府和居民均认为三眼峪是安全的,舟曲的泥石流危险在别处。

  46岁的县政协常委张斌,是土生土长的舟曲人。从儿时至此次事发,他从来未听说三眼峪泥石流造成人员伤害事件。

  从水利专业学校毕业并在县水利部门工作过一段时间的他,更不相信这条温顺的山沟有一天会摧毁县城。他的母亲是土生土长的舟曲人,也并未告诉他三眼峪有过灾难事件。

  但在马东涛和祁龙收集的资料中,清朝道光三年(1823年)至此次灾难前,三眼峪沟泥石流曾11次给舟曲县城造成危害,仅民国至今即有四次,其中1992年6月4日的泥石流最为严重。当日舟曲骤降暴雨,三眼峪沟内多处滑坡坍塌…[详细]

预警缺失
为何连最基本的灾害预警也未能及时发出

  在洪水挟带着泥石流冲毁舟曲后,外界质疑:为何连最基本的灾害预警也未能及时发出?

  实际上,地处泥石流高发地带的舟曲县,早就建有一个滑坡泥石流预警系统站。从1990年起,按照“十年国际防灾减灾计划”,长江上游水土保持委员会办公室在长江上游重点防治区范围内,组建了滑坡、泥石流预警系统。

  “这是中国首个滑坡泥石流预警系统,也是迄今为止范围最广、规模最大的滑坡泥石流监测系统。”长江水利委员会水土保持局高级工程师、监督处处长张小林如此形容…[详细]

搬迁还是复建
如果搬迁,遍查该县所有沿白龙江乡镇,面积没有超过舟曲县城的,而且同样面临泥石流威胁

  灾难已成,遭受大创的舟曲县城正面临痛苦抉择:搬迁还是原地重建?

  8月11日下午,甘肃省省民政厅厅长田宝忠在新闻发布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最早提到上述问题。他称,舟曲是进行原地重建还是异地重建目前仍未决定。

  但他个人认为,不太可能原地重建,理由是“如果再来一次(泥石流)怎么办”?可能的方案是,在灾难地竖碑纪念遇难者,然后异地重建。

  此后田宝忠再被记者问及同样话题时,保持了沉默…[详细]

相关文章:

一位灾民蹲在废墟上等待搬运尸体

  8月10日,黄昏。

  站在白龙江南岸,向对面望去,吞噬了上千人生命的泥石流疯狂过后终归于静谧,留下一道道横陈在舟曲人心头永不愈合的伤口,撕扯着他们的记忆。

  天,渐渐暗下来,泥石滩上、废墟脚下,燃起了一堆堆火。

  火,映红了凄惨的夜,也照亮了满是泪水的脸。纸钱,在火中燃烧、卷曲,化作一只只黑色蝴蝶,在他们头顶、四周盘桓、飞舞,像一支无尽的挽歌。

  当地的风俗纸钱要烧三日。他们跪在地上,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对着泥石下面诉说着不见亲人的哀恸…[详细]

  面对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几乎每个生活在紧邻舟曲的甘肃陇南人都会想:如此规模的泥石流如果发生在自己的家园,会是什么结果?

  让陇南人心悸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震动全国的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仅仅过了三天,从8月11日起,陇南市8个县区突发暴雨,引发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截至本刊记者发稿时,已有25人遇难,19人失踪,全市上万人紧急转移安置…[详细]

  大量含有泥沙、石块的浑浊洪流突然暴发,沿着陡峻的山沟横冲直撞、奔流而下。山谷共鸣,大地震摇,所经之处,无一幸免,是泥石流留给人类最直观的印象。

  中国作为山地众多、地形复杂的国家之一,泥石流的分布相当广泛。北起黑龙江,南至海南岛,东起台湾,西到新疆,均可见泥石流踪影…[详细]

相关图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