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15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致命航班
  摘要:36米多长的客机残骸,像一条腐败变黑的大鱼,瘫在平缓的坡地上。这架飞机已经永远无法抵达数百米外的终点——黑龙江伊春林都机场的水泥跑道。8月24日20时45分,河南航空公司一架巴西产E-190支线飞机,从哈尔滨太平机场起飞。近50分钟后,搭乘96人的飞机开始在伊春机场降落。约21时36分,飞机失事 …[查看全文]
最后五分钟
“飞机这东西,在跑道上是个好东西,只要离了跑道,就跟纸糊的一样”
河南航空监事会主席刘航深深鞠躬致歉
河南航空监事会主席刘航深深鞠躬,“代表公司向遇难者哀悼,向受伤旅客表示歉意,向全社会道歉。”
 

  空难发生之前的下午,伊春市境内曾有小雨。晚21时刚过,被小兴安岭森林环抱的伊春市林都机场,开始出现雾气。约21时31分,预定21时45分降落的VD8387次航班出现在机场上空。此时,伊春市市长王爱文已进入机场站坪等待迎接贵宾。

  王爱文调任伊春市长前,曾任前劳动保障部就业司副司长、规划财务司司长。在本次航班上,乘坐有20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系统官员,他们由人社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孙宝树带队,计划在伊春市召开“全国部分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座谈会”…[详细]

混乱自救
多位幸存者回忆,飞机提前着陆本身并未造成死亡。飞机着陆后至燃烧爆炸之间,有数分钟的黄金逃生时间。但最终死亡者几乎接近机上人数的一半

  事故在猝不及防中发生,机组成员和乘客只能仓促应对。飞机上的逃生和救援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根据多位幸存者回忆,飞机提前着陆本身并未造成死亡。飞机着陆后至燃烧爆炸之间,有数分钟的黄金逃生时间。但此次事故,最终死亡者高达42人,几乎接近机上人数的一半。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系统的20名乘客中,有18人成功逃生。伤者多为该系统副部、厅、副厅和处级干部,除人社部副部长孙宝树受伤较重,其余受伤较轻。遇难的两人来自成都市社保局,为局长胡昌年和局办公室主任唐新泉…[详细]

失去的能见度
民航部门安全导则规定,机场无盲降设备时,飞机降落的能见度最低标准为2400米。空难时伊春机场能见度约在1000米左右

  在郑州市机场高速路旁的河南航空办公大楼,公司安全部门的两位员工堵在门口。当本刊记者表明身份后,当即被拦在门外。已被免去总经理职务的李强和其他公司高管,在电话中也谢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在河南航空,并不是每位飞行员都可以飞哈尔滨至伊春的航线。这条航线的飞行难度比较大。一位飞行员还提到,“伊春机场的数据没有在公司通用的数据库里,每次飞行之前需要根据经纬度、航线距离等因素手工输入,每次都要输一次。”…[详细]

夜航风险
河南航空之外惟一飞此航线的南航取消了夜航,因为参与试飞的机长们认为伊春机场夜航的安全性很难绝对保证

  河南航空哈尔滨至伊春航班时刻为20时45分从哈尔滨起飞,21时40分到达伊春;22时10分从伊春起飞,23时到达哈尔滨。

  国内航空公司中,只有南方航空公司(下称南航)黑龙江分公司飞同一航线。2009年8月27日,南航该航线首航试飞。每当开辟一条新航线,南航均会发布内部通告,分析评估机场的条件,找到潜在的风险点,保证飞行安全。

  宋晓春是南航首飞哈尔滨至伊春航线的机长,目前在黑龙江分公司飞行部担任主管技术的副经理…[详细]

   此次事故,最终死亡者高达42人
此次事故,最终死亡者高达42人,几乎接近机上人数的一半。图为事故现场的飞机残骸和遇难者遗体。
“支线模拟航空”由来
航空公司对支线航空冷淡,而地方政府热情高涨,催生特殊的“支线模拟航空”

  河南航空之所以执行哈尔滨至伊春航线,离不开黑龙江方面的助推。

  2010年5月15日,黑龙江省支线模拟航空正式开航,河南航空的VD8383航班从哈尔滨飞赴佳木斯,黑龙江省副省长王玉普出席首航仪式。

  8月10日,黑龙江支线模拟航空公司增开哈尔滨至伊春及哈尔滨至漠河的航线。这两条航线租赁河南航空E-190飞机来执行,每周二、四、六飞行3班。

  支线模拟航空公司不是真正的航空公司。据《中国民航报》报道,前者不注册航空公司,不购买飞机,不按照真正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来运作,依靠长期租赁航空公司的飞机来执行各支线机场之间的航线…[详细]

空难善后未了局
如果是明显的人为原因造成空难,遇难者家属应该得到更多赔偿

  8月25日清晨6时半,李新龙年轻的妻子和年过60的父母,乘车前往500多公里外的伊春。他们刚接到噩耗:28岁的李新龙在空难中不幸丧生。

  下午2时左右,他们到达伊春,被当地政府安排到一个宾馆里,然后被安排做DNA检测,用于辨认李新龙的遗体,出结果需要24小时。期间,其他亲友陆续赶到。8月26日,本刊记者看到,他们家已到了20余位亲属,小小的房间挤满了人。

  李新龙岳父的哥哥高崇云抱怨说,“空难已经发生接近48小时了,现在办到哪一步了?下一步怎么做?需要等待的是什么?等待时间是多久?没有人和我们说。”…[详细]

相关图片:
事故现场的飞机残骸
8月24日晚,河南航空有限公司一架客机在黑龙江省伊春市降落时发生事故。图为事故现场的飞机残骸。刘少峰/东方IC
网上收听:
伊春空难谁之过

  一家成立仅三年的支线航空公司,一个仅飞行七次的航班,在一个通航仅一年的新机场,终结了中国民航2102天安全飞行纪录。

  黑龙江伊春空难发生前,河南航空并不出名。这个名称的正式使用不过半年。此前,它是深圳航空(下称深航)与美国梅萨航空合资成立的鲲鹏航空有限公司(下称鲲鹏航空),2007年筹建之初即以“国内最大的支线航空公司”为发展目标。

  在地方政府急切盼望引入属地航空公司的推力下,鲲鹏航空迁往郑州,随即更名,但从鲲鹏航空到河南航空,发生变化的远远不只是名称和属地。

  参与筹建的外资股东梅萨航空,在过去两年间疲于应付债务危机,最终申请破产…[详细]

相关资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