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17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谁换了我的教材?
  摘要:会说英文的黑头发卡通男孩KangKang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张陌生的真人版少年照片。新学期伊始,在安徽省阜阳、宿州、淮南、滁州、蚌埠5市26县(市)1149所学校的七至九年级,已使用六年之久的英语教材突然全部更换…[查看全文]
被绑架的教材
虽然仁爱所是自编教材的著作权人,但根据中国有关法律法规,并不意味着它一定享有教材的发行资格。冲突的种子由此埋下
河南航空监事会主席刘航深深鞠躬致歉
各地的教材发行主要由新华书店承担。陈巍/CFP
 

  事情的发生并非毫无征兆。

  仁爱所编写的教材,早在2004年便已进入安徽省,并获当地政府认可。当年,仁爱所编制的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英语教材,被安徽省六个地级市和两个县的初级中学选用。作为中央财政免费提供的教科书,该教材从2005年秋季起在当地实行政府统一采购。

  这源于中国教育部于2001年启动的教材多元化改革。此改革放开了全国所有出版单位、个人、团体对中小学教材的编写权。获得教育部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审定的教材,即可出版投入使用,从而打破了全国教材由人民教育出版社一统天下的格局…[详细]

谁具有发行资格?
教材多元化改革进展迅速,破除教材发行行政垄断的呼声也日渐高涨,但在现实中,选择发行单位的决定权下放到省级政府相关部门

  从现状看,仁爱所和安徽省教育部门之间分歧的根源,在于安徽有关部门拒绝将教材的发行资格给予拥有发行权的仁爱所,甚至否认其具有申请资格。

  但在仁爱所所长赵勇看来,到2010年,仁爱所已完全具备申请安徽教材发行权的资格。

  仁爱所是赵勇1990年福州大学毕业后,于1992年来北京创业并独资创办的民营图书公司。虽在教材出版发行领域小有成就,但作为一家民营机构,仁爱所其实并不具备与国营出版社同等的市场地位。在中国极为严格的出版单位设立条件的限制下,仁爱所无法获得出版资质,只能与国有出版社合作;在发行方面,仁爱所也只是到2004年才获得出版物批发资格,至2010年方才争取到全国总发行资格,成为全国第93家具有这一资格的机构。这对于民营机构而言已属不易…[详细]

不愉快的合作
在业内颇有“敢为”之名的赵勇,把安徽作为自办发行的突破口

  2008年1月,仁爱所与皖新传媒就安徽省内仁爱教材的发行合同到期。尽管对方多次催促,仁爱所也没有再续期。

  赵勇告诉本刊记者,之所以不想再继续合作,源于一些不愉快的经历。例如皖新传媒收到书款后,并不及时向仁爱所支付,时有拖欠现象;皖新传媒在配送仁爱教材时,强行搭售计划外的教辅材料,且质量不佳,至2010年,教辅材料价款平均每个学生达到80余元,这让一些学校和家长对仁爱所颇有怨言;同时赵勇也不满意皖新传媒的发行服务,他称有一半的教材都是学校去仓库领取,而非由其主动送至校园。如果教材由仁爱所直接配送到校,还能与学校、老师进行更畅通的沟通…[详细]

仁爱所折戟2009
对于在安徽树大根深的皖新传媒而言,即便没有从仁爱所手中获得合法发行权,也不妨碍其通过政府许可,获得发行仁爱版教材的资格。仁爱所第一次意欲在安徽取得发行权的尝试失败

  由于著作权的特殊性质,发行机构要想发行教材或者图书,除了获得政府的许可,取得发行资格,更有一个前提:应获得著作权人对发行权的授权。

  但事实证明,对于在安徽树大根深的皖新传媒而言,即便没有从仁爱所手中获得合法授权,也不妨碍其通过政府许可,获得发行仁爱版教材的资格。

  从2003年到2009年,仁爱所将其教材交由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同时要求对方将湖南地区以外的发行权授予自己。后者由仁爱所亲自与各地的发行商签订合同…[详细]

   教育部规定,每一学科教材版本一经选定,不得中途更换
教育部规定,每一学科教材版本一经选定,不得中途更换。苏晓杰/CFP
为什么要争夺发行权?
发行环节成为教科书出版行业公认的利润大头。据业内人士分析,仅发行仁爱教材,皖新传媒的纯利润就可达644万元

  在这场突换教材的风波当中,皖新传媒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公众的质疑并未能撼动其在安徽市场的稳固定位。

  有公开数据显示,按照中小学教材的发行折扣标准,皖新传媒可以获得发行码洋(图书定价)28%的发行费。

  在码洋的构成当中,除了发行费占28%,印刷成本占45%,原创出版社大概能获取27%左右的毛利润,但还须扣掉10%的开发成本、6%左右的培训费用,及一定比例的推广营销服务成本。赵勇说,原创出版社的出版纯利润一般只有5%…[详细]

无言的结局
最大的受害者是受波及的100多万中学生,“就像打拳的套路,不同老师教的都不一样,中途换了教材怎么接得上?”

  时至今日,冲突已经酿成,孰是孰非并无明确结论。

  仁爱所折翼安徽,令其在全国其他地区取得发行资格的憧憬变得更加模糊。据了解,仁爱所现已在教育部立项,且被国家教育部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审查通过了三套国家课程教材, 仁爱所自称,目前三套教材已被中国大陆22个省、市、自治区教材选用委员会全部或部分选用,其中仁爱英语教材(7年级-9年级)在中国大陆范围内已被近千万中学师生选用,为全国市场占有率第二名…[详细]

相关图片:
官办发行公司与民营教材公司激战,110万名学生付出代价
官办发行公司与民营教材公司激战,110万名学生付出代价。安心/CFP

  国际上,各国教科书选用制度可以划分为“国定制、审定制、认定制、选定制和自由制”五种类型。许多国家的教科书采用以上五个制度中的任意一种,属于单一制。也有同时采用两种或多种,属于混合制,如美国采用审定制和自由制两种方式。

  各国均有课程审定机构。如美国州教育局下设立“州课程委员会”,德国有“州教育和文化事务部”,日本有文部省,韩国的教育部下设“教材编纂审议会”和“韩国教科书协会”等机构。这些机构会定期对各类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实行严格的审查或认定。

  参与教科书审查的人选,基本由审查机构负责任命,包括政府专职人员、课程教材专家、学科教学专家、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代表,以及有学识的社会人士等。他们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评价、审查教科书质量。

  教科书的审定有专门的法律规范,但编写出版都采用自由开放的政策。在严格按照国家课程大纲总体精神的前提下,教科书的编写多由民间出版社组织完成,采用自由竞争的教科书出版模式,在经过权威机构审查通过之后,最后由市场裁决。

  在教科书选用环节,各国具体操作方式有所不同,但共性是选择公开、程序严格。各选用机构拥有各自的选择标准,选择形式分为州/地区统一选择,或由学区/学校自行选择。两者各有各的优势。州或地区统一选择,有利于州进行统一的教学指导;学校自行选择教科书,则充分体现教师的教学自由,保证较强的教学针对性。

  一般来说,决定国外教科书选用的成员包括:学校校长、校行政委员会、各学科教学组、教师和学生家长等。其中学校教师的意见往往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由于学校可以根据本校办学条件、师资水平、学生需求等具体情况选择师生满意的教科书,因而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教学。

  本刊记者 张艳玲 | 整理

相关资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