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21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强拆动力学
  摘要:江西抚州市宜黄县拆迁自焚事件刚刚平息,又传来了广西北海银滩白虎头村强拆事件的消息。本刊此次对白虎头村的拆迁问题进行深度报道,并结合“宜黄来函”引发的思考予以评论,意在为这个时代留下一份记录…[查看全文]
谁的“暴利”?
村民也普遍对银滩改造持支持态度,但为什么最终演变为一场长达数年的官民对抗?
广西北海银滩陈时佳家
10月10日,广西北海银滩陈时佳家。陈的老伴李冰凤将自己锁在楼房里抵抗拆迁,她的邻居已经搬走,房子已经开拆。的卢/东方IC
 

  北海市三面环海,最美的海岸是离主城区十余公里的银滩。北海旅游最主要的两张名片,一是海岛涠洲,另一个即是长达20余公里的银滩。北海最新的城市总体规划中,银滩也被划至主城区。

  但现状却是,与美丽银滩一路之隔,即与大海相距数百米的地方,却是两个渔业村庄——咸田村和白虎头村。两村均有数百年历史,集体建筑毫无规划可言,有平房,有楼房,高低错落,新旧混合。几乎所有当地人,包括北海官方和两村村民,无不认为这里应改造。

  银滩细软的白沙,充足的阳光和清澈的海水,游人无不称道。但这里旅游服务设施落后,也是现实…[详细]

民选村官对抗
白虎头村拆迁事件有些与众不同的,是该村村民在对抗之中有一位“海选村长”领头人

  白虎头村的拆迁矛盾,在本质上与中国改革开放后的所有拆迁矛盾完全相同,即政府与原住民争夺土地增值的收益。让白虎头村拆迁事件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的,是该村村民在对抗之中有一位“海选村长”领头人。

  北海市进行银滩二期改造的计划在2007年基本成型,至2008年,白虎头等村的拆迁已是风雨欲来。2008年8月初,白虎头村领导任期已满。不少村民意识到拆迁对自身不利,决定选出一位代表村民利益的村委会主任。

  按照中国法律框架,村委会是中国最基层的村民自治机构,主任、副主任和委员应由全体村民选举产生,代表全体村民的利益。但目前最普遍的现实则是,相当数量的村官依附于镇政府,往往迎合政府,关键时刻并不能代表村民利益。

  白虎头村谢庆国等多位村民代表向本刊记者回忆了那次艰难的选举。先是将全体村民分成近40组,每组选出一个自己信任的人担任村民代表,最终产生了38个村民代表。接着,38个代表推举村委会主任、副主任、委员候选人各两名。最后一个环节,即是海选…[详细]

株连式拆迁
中国法律严禁行政干预司法,可银海区法院竟也领到了诸多与拆迁相关的任务

  2007年和2008年两年,银滩二期改造工程主要是进行拆迁动员。咸田村绝大部分、白虎头村90%以上的村民,在这两年内签订了同意拆迁协议。2009年起,这场拆迁进入实质阶段。

  本刊记者拿到一份北银改建[2009]2号文。该文件称,根据北海市委、政府的要求,银滩改造和建设征地拆迁各项工作,“务必于今年上半年基本完成”。

  发文的单位为北海市银滩改造和建设领导小组(下称银滩领导小组),该领导小组由北海市政府牵头。这份文件要求,从发文之日即2009年3月2日,北海市、银海区各有关单位原抽调的银滩改造和建设征地拆迁工作人员,“必须在两天内全部脱产到岗”,有关单位应于三天内根据任务分解表将拆迁任务下达到个人。各责任单位每周五要开会总结并汇报工作。

  细观文件,上述“有关单位”涵括了市、区两级土地、建设、房产、规划、交通、环保、水利、供电等一列系要害职能部门。

  最令人称奇的,中国法律严禁行政干预司法,可银海区法院竟也领到了自己的诸多任务…[详细]

村委会大楼保卫战
在村民心目中,保住村委会大楼,大家的房子或许有救;政府方面也将村委大楼拆迁作为该村拆迁的标志

  中国但凡地理位置稍好的村庄,一般都会利用集体土地建一些建筑,作为集体资产参与城市化。但按现行土地法规,在城市规划区的村庄的此等行为是违法的,被正名的仅是极少数,多数在法律上为违章建筑。白虎头村的德福楼就是这样的村产,当地政府于是选择了德福楼作为该村拆迁的突破口。

  2009年3月14日,北海市和银海区的城管部门工作人员开始强拆德福楼。许坤认为该楼是村集体资产,未经村集体同意拆除欠妥。他和部分村民冲入强拆现场,成功阻止强拆…[详细]

   高处远眺北海银滩,靠近海滩的地方便是白虎头村
高处远眺北海银滩,靠近海滩的地方便是白虎头村。的卢/东方IC
“决战”来临
随着村委会主任许坤被抓,白虎头村全部被拆的命运已不可改变

  村委会大楼被拆除后,极度无奈的许坤开始带领村民进京上访。从2009年11月末起,许坤和上访村民驻京接近一个月,跑遍了能想到的所有上级政府单位,几无收效。

  此时,许坤通过在众多网站上发帖。全国各地多名维权律师与他取得联系。在京期间,十余名维权律师与其接触,决定组成律师团支持白虎头村。

  2009年12月末,在多名律师的支持下,许坤等村民在北京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在京多家媒体受邀参加。

  2010年元旦前后,白虎头上访村民回村。1月17日,许坤等人召集部分村民举行了一场“反拆迁扑火演习”。该村发出的网帖称,“在这样的强制拆迁之下,不少人很容易愤而极端”。

  随后数月,众多律师一次次进出白虎头村。有了律师指导的白虎头村“钉子户”,又发现了政府强拆的新漏洞。例如,北海市征收白虎头土地存在违规行为,采用被国家禁止的“化整为零”办法向广西壮族自治区报批。

  2010年3月后,全国多家媒体报道了白虎头村强拆事件。在许坤、维权律师和媒体的合力下,白虎头村的拆迁暂时停歇…[详细]

相关图片:
广西北海银滩镇,挖土机正在拆除一栋已将人清走的楼房
10月9日,广西北海银滩镇,挖土机正在拆除一栋已将人清走的楼房。拆房的现场立了一块写有“拆房危险,闲人免进”的牌子。的卢/东方IC
拆迁在时下的中国随处可见
拆迁在时下的中国随处可见,宜黄某官员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强拆就没有中国的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一个个‘崭新的中国’,是不是因此可以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牛光/摄

  10月8日凌晨,村委会主任许坤被拘捕四个月零24天后,白虎头村再次涌入数百人的强拆队伍。许坤自家的一幢滨海楼房,以及另外三户居民的住宅楼被强拆。

  不少村民认为,如果许坤在此之前没被抓捕,此次强拆没这么容易。这位在村庄面临拆迁关头被海选出来的村官,从上任至被抓捕的一年九个月中,一直试图抵抗村庄被强拆的命运,并力求使村民得到更多补偿…[详细]

0

  拆迁之痛,前人之述备矣。由于拆迁不断死人,惨烈的状况推陈出新——自焚的,被活埋的,被铲车故意压死的……这些惨状无不刺激着国人。

  在这样的背景下,广西北海白虎头村的强拆工作如火如荼展开,给中国拆迁争端又增添了一个典型样本。

  几乎与此同时,宜黄某官员化名“慧昌”投书财新网称:“当大家都在对强拆政策口诛笔伐的时候,似乎大家都罔顾了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强拆政策的受益者,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强拆就没有中国的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一个个‘崭新的中国’,是不是因此可以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详细]

相关专题:
大讨论: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