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26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上海的悲恸

  2010年11月15日,中国上海。

  尽管世博会已经闭幕半月,但对于神经紧绷了整整半年多的上海官方和警方人员来说,这天才是世博会的最后一日。次日,上海就要为世博会的成功举行表彰大会。

  而对于大多数普通上海市民来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周一。天气不算好,阴转多云,风有些大,东北风4-5级。

  没有人想到,位于静安区胶州路728号的一栋28层公寓楼,将从这天起,永远被这个城市铭记——当天下午,这座楼燃起熊熊大火,击碎了半年世博会积攒的所有荣耀和光环。截至本刊发稿,火灾已导致58人丧生,其中男性22人,女性36人。

  上海警方公开说法称,当日14时15分,市应急联动中心接警;14时16分,消防局接警出动。但首批消防力量到达现场时,大楼已经处于立体燃烧状态。共动用各类消防车122辆,出动三架警用直升飞机,1300多官兵参与救火。

  官方称火势于15时22分得到控制,18时30分基本扑灭。一些目击群众则称,至少到20时30分,仍清晰可见高层的明火与滚滚浓烟…[详细]

被转包的节能工程
一项简单的外墙保温工程,被层层转包,转包、分包公司之间剪不断、理还乱
11月17日,一位市民在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现场,向遇难的老邻居磕头。
11月17日,一位市民在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现场,向遇难的老邻居磕头。范筱明/CFP
 

  失火大楼所在的静安区,是上海市最繁华的内环市区之一。该大楼处于南京西路商圈和长寿路商圈之间,紧邻地铁,地理位置优越。

  这栋大楼高85米,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面积18472平方米,1997年12月竣工,1998年3月入住。是商品住房,底层商铺,2层至28层为住宅,其中有5家单位、156户居民。实有人口440余人。

  大楼北面紧邻余姚路,西临胶州路。其东边,并排有两栋“教师公寓”。因为正在进行建筑外墙的节能改造,三栋大楼外部从今年9月被搭上铁、竹混用的脚手架,围上绿色的尼龙防护网…[详细]

安全失控
以静安建总的“放纵”式管理为基础,从主管部门,到监理单位,一次次危险警告被利益忽略

  火灾发生后至本刊发稿,上海警方已正式拘留12人。

  本刊记者从多方渠道了解,这12人包括三名年轻的电焊临时工,失火大楼施工项目管理员,上海佳艺法人代表黄佩信,项目总包公司静安建总一位负责人以及项目经理,静安监理公司负责人,以及分包保温工程公司负责人,分包脚手架的公司负责人等等。

  上海佳艺位于火灾事故地点不远的一条窄窄的深巷里,它也是此次项目总承包方静安建总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静安建总则是静安区建交委直接出资5000万元成立的总承包一级资质企业。

  上海佳艺成立于1987年,是静安建总全资子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仍常年亏损,近年业务基本呈稳定上升态势,年销售额都达数千万元,到2009年,其年收入超过1亿元,但净利润始终徘徊在数十万元不等。黄佩信从1996年开始担任上海佳艺的负责人,学历程度为初中学历…[详细]

脆弱的消防
大楼内部消防条件缺陷与外部消防救援体系的无力,耽误了最佳救援时间

  大火之后,公安部对上海消防部门在“11•15”火灾中的积极作用给予表彰。但这并不能掩盖上海整个消防系统在此次大火中暴露出来的问题。

  上海在这次大火中的消防表现,与此前频频高调亮相的国际化消防水平严重不符。多位小区居民和幸存者对救火现场的描述都显示,消防队员个人的英勇表现毋庸置疑,但是消防设施与应急反应系统水准太差。

  从目击者在现场拍摄的视频可以看出,最初赶到火灾现场的消防车的水管都是破损的,一端向上喷水,另一端却趴在地上漏水。

  在上海市“11•15”火灾新闻发布会上,上海消防局局长陈飞介绍说,15日14时15分,市应急联动中心接警,14时16分消防部门调集静安、宜昌等45个中队各类消防车122辆、官兵1300多人赶赴现场扑救。15时22分,火势得到控制,18时30分基本扑灭…[详细]

城市发展之惑
从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如何“逃生”?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城市

  随着城市化进一步发展,一栋栋高楼平地而起。巨大的安全危机也逐渐层层包裹着身处现代化都市的人群。

  事实上,消防体系的建设不是孤立地增加消防人员或者采购先进消防设备,而应在整个城市的综合治理上都要有所体现。在上海城市规划日益超高容积率之下,科学有效地改变高楼建筑设计方式、旧城改造方式,以及政府城市管理模式,已经刻不容缓。

  政府在规划城市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时,就应将城市消防总体布局、消防通道、消防水源建设、高层建筑消防自动灭火设施建设等纳入规划之中,做到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生产和使用,并严格控制建筑消防的审批…[详细]

  
责任谁担
电焊工是否成为替罪羊?政府工作官员应追究什么责任

  火灾发生的第二天,上海官方立即公布了事故原因调查结果,称是无证电焊工人违规操作导致,并且迅速拘留了四人,包括三名年轻的电焊工。对此舆论一片哗然。

  一位参与失火大楼保温项目施工的农民工直言,他们大都是根据项目需要,临时从附近招来的。工程方招工时根本没有要求必须拥有上岗证。事实上,上海每天基建工程项目很多,需要大量电焊工,而有证的寥寥无几。

  斯伟江律师表示,电焊工人是否有罪需要具体取证,如果确实因为故意破坏,或者作业中错误操作导致火灾,确实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适用于“重大责任事故罪”。

  但是否需要为此责任承担刑事处罚,也要另外具体判断。目前,根据现有的政府方面提供的说明和所谓证据链,如果电焊工人仅仅是无证,尚不能构成定罪依据。

  斯伟江认为,有证无证是判断是否有资格上岗的依据,而非是否犯罪的依据。犯罪必须要有完整的犯罪证据链条。只要电焊工不是通过骗取、伪造等手段获得上岗资格,聘用无证工人上岗主要是聘用单位的责任…[详细]

相关图片:
11月19日,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现场,市民自发敬献的花束已将整个胶州路728号大楼四周铺满。
11月19日,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现场,市民自发敬献的花束已将整个胶州路728号大楼四周铺满。钮一新/CFP

  在静安区胶州路728号胶州公寓5楼居民马海生(化名)的印象里,11月15日这一天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午后,马海生的老伴听到窗外有放鞭炮一样“噼噼啪啪”的声音。朝外望去,大楼外纵横交错的脚手架挡住了她的视线。从9月25日起,这座大楼和旁边的两栋教师公寓,在进行节能改造工程。

  大约在同一时间,外地来沪务工的周庆灵在胶州公寓楼下,看到楼上着了一团火。楼下的人们还不以为意,继续聊天。然而,火迅速燃成一片。人们这才报警。他告诉本刊记者,当时是13时53分左右…[详细]

  一场夺去58人生命的大火,暴露的不仅仅是一栋大楼节能改造工程的违法违规,背后更有整个建筑节能沦为政绩工程的体制弊端,以及追求数据政绩而忽略生命关怀的人性冷漠。

  发生火灾的静安区教师公寓,只是诸多正在进行节能改造的大楼之一。在上海乃至整个中国大地上,有诸多正常使用中的大楼,正被尼龙网“五花大绑”,贴上一点就着的保温材料。这些工程的进度,已经成为考核地方政府完成节能减排任务的指标之一。

  而上海由于世博会期间停工长达半年,更需要从现在到年底的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内,完成大量这样的工程。

  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保温材料专家指出,不解决中国建筑节能保温技术系统中的泡沫塑料防火安全,以及整个建筑保温防火安全问题,中国诸多建筑节能工程将留给后人无法回避的建筑火灾大隐患。

  在过去一段时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以各种方式,催促各地政府尽快完成建筑节能任务。而习惯于被数字问责的地方政府,则把压力层层下达。

  以发生火灾的上海市静安区为例,政府公开发布的《静安区节能减排工作目标责任考核办法》显示,“节能减排”工作被纳入静安区机关部门绩效考核体系,考核结果作为“一票否决指标”计入“部门公共目标”部分…[详细]

11月16日14时21分,上海“11·15”特大火灾发生后24小时,一名老人展示事发大楼的劣质外墙保温材料,质疑其缺乏抗阻燃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