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27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逐鹿“乌金”

  11月24日,天很蓝,但山西省首府太原市的空气中,仍然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烟尘味。这一天,《山西日报》上登出一则消息:山西省政府第72次常务会议决定,原则上同意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整合重组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阳泉煤业集团有限公司整合重组太原化学工业集团,山西能源交通投资公司整合重组山西地方铁路公司、山西汽车运输集团、山西能源产业集团、山西物资产业集团等总体方案。

  有心人会注意到,获得大规模资产注入的前两家,正是2008年9月山西掀起的“煤改飓风”中,确定的七家省级整合主体企业中的两家。而山西能源交通投资公司,则是山西运筹多年,负责运煤铁路通道建设的山西方运作公司。

  有此动议,是为充实这些省级国资平台的资本,且后者的需求十分迫切。根据山西省的规划,“十二五”期间山西省社会投资总规模将达到5万亿元左右,比“十一五”要翻一番。这意味着,山西的资本金缺口将超过3000亿元,其中至少一半,将是山西煤炭业产业整合、发展的缺口。

  山西的发展是国家能源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争议不断,煤炭业资产整合的大潮已经不会回头…[详细]

平安入晋
“100亿元怎么做能源基金呢,太小了,要做就做世界上最大最好的能源基金,至少要1000亿元”
伴随着煤矿价格的再次暴涨,一年前尚不清晰的山西煤炭版图,时下已然成为股权投资基金(PE)逐鹿的最热战场
伴随着煤矿价格的再次暴涨,一年前尚不清晰的山西煤炭版图,时下已然成为股权投资基金(PE)逐鹿的最热战场。Reuters
 

  11月11日,深秋的钓鱼台国宾馆外,金黄色银杏叶落得满地。红墙内一隅的俱乐部中,涛石能源股权投资基金(下称涛石基金)宣布成立。

  涛石基金预计募集资金规模200亿元,承诺未来不低于一半的投资将投向能源相关领域,既包括传统能源,也包括新能源。作为基金的核心投资人,中国平安第一期承诺出资100亿元。

  六个月前的5月25日晚,一架公务机停落在太原武宿机场。来者正是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一行,只为第二天上午与山西省省长王君、副省长李小鹏的首次会晤,山西能源产业基金领导小组副组长令政策及有关厅局的负责人均出席了这次名为“山西省政府与平安集团合作的座谈会”。双方签署了战略合作的框架意见,敲定了平安入晋的序曲。而牵线搭桥者正是三山资本的创始人李山…[详细]

煤改飓风
“煤改飓风”没有平息,作为山西经济命脉的煤炭业,在资源优化整合、产业改造升级的现代化进程中,如何与资本市场实现对接与融合?

  平安等各路资金入晋,并非一片坦途。“曾有不少人劝我:山西情况太复杂,不要去。”李山表示。

  煤炭是中国能源供给的首要来源,而山西则拥有全国四分之一的煤炭储量。山西煤炭业多年存在的“多、小、散、乱、差”的传统格局,造成了安全系数低、经济效益差、环境破坏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尤其是此起彼伏的矿难,终于让山西省政府痛下决心,全面启动了这场规模宏大的煤炭产业改革,目标即是建立起大基地、大集团的战略架构。

  “一个90万吨的煤矿,假设吨煤的基本建设投入成本在300元,就得近3亿。还不算技术改造、安全设施的投入。过去三五万吨、遍地开花的小煤窑是难以支付这些成本的。”前述煤炭专家表示,煤矿业和其他行业不一样,规模效应初期是相反的,越小的煤矿成本越低,越大的煤矿成本越高。

  尽管改革进程中存在不少争议,也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操作性问题,但山西正向设定的目标疾行:到2011年,山西省内的矿井将从原来的2598座减少到约1000座,到2015年,煤炭矿井数量控制在800处左右,以提升单井产量,获得规模效应,关键是促进企业投入巨资进行技术改造,提高生产安全系数,并要求实现数字矿井、机械化开采和绿色开采…[详细]

煤层气机会
“至少5000亿元投资吧。”一位看好煤层气的投资界人士如此估计

  除了传统的煤矿整合和改造,“煤层气”这一热值高、无污染的新能源开始被看好,但所需要的投资巨大。“这次山西煤炭企业获得了一个历史性的机遇,要从以前的粗放型的发展模式,走向一个多元、清洁、绿色、循环、低碳的模式。”这样的溢美之词,更多的是指类似煤层气开发的项目。

  煤层气即瓦斯,在过去不具备煤层气收集、运输、利用技术时,就随着煤炭的开采泄漏到大气中,一来排放不干净,有瓦斯爆炸的危险,是煤矿安全的最大隐患,二来会加剧全球的温室效应。全球埋深浅于2000米的煤层气资源约为240万亿立方米,是常规天然气探明储量的两倍多,中国煤层气资源丰富,居世界第三。山西的储量有10亿立方米,占全国的三分之一…[详细]

   1
2010年11月11日,山西能源产业基金领导小组副组长令政策(右)、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左)和三山资本的创始人李山(中)在涛石基金成立典礼上交谈。牛光 摄
必争之地
随着今年9月以来煤炭价格的再次暴涨,山西开始成为各路资金的兵家必争之地

  在今年9月煤价重回上升通道后,投资山西的竞争格局陡然改变。

  其一是大型央企的加入。在今年9月的能源博览会期间,山西省政府与华能集团、华电集团、中国建材集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国电集团和中国化工集团等央企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十二五”期间,六大集团拟在山西投资3200多亿元。

  其二是PE、信托这样的等机构投资者,逐渐注意到了山西的投资机遇。据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所长王宏英估算,此次煤改中,“煤老板”约有1400亿元的资金将从煤炭领域退出。从第一轮重组至今,市场人士估算还有大约1000亿元的并购资金尚未支付。这一巨大的资金缺口首先给PE们带来了机会。同时,山西主体煤业企业也在谋划整体上市的思路。这对PE来说,无疑是难得的投资和退出的机会。

  不过,一位山西省政策分析人士称,整体上市并不容易。一是五大集团基本上都有自己的上市公司,二是“企业办社会”遗留的历史包袱较大,评估难度很大,耗费时日。三是多家集团在煤炭市场低迷时期经历过债转股,资产管理公司成为占比较高的重要股东,整体改制是否会造成山西省丧失对有关企业的控股权,如何摆正和资产管理公司的关系,都是要解决的矛盾。在这种复杂背景下,选择“先易后难”的项目来做,做出几个改制样板,可能更为现实…[详细]

网上收听:
山西开场资本与能源竞逐大戏

  如果读者从充斥媒体的阴谋论角度来猜测整个山西煤改,将不难总结出一个逻辑严密、情节曲折、引人入胜的好莱坞大片故事框架:

  在挖煤这件事吃力不讨好、费劲不赚钱的时候,基层政权邀请江浙民资入局襄助;在煤炭价格伴随着经济成长和通货膨胀的双涡轮增压而驶进高速路后,政府以大规模开采相伴而生的矿难及环境问题作为抓手,将此前进入的游资洗牌出局;洗牌过程中开出了大量的空头支票需要埋单,于是大型机构投资者和股权投资基金等金融工具成为座上新宾—— 煤矿还是那个煤矿,投资者仍将是外来的,只不过换了一批人而已。如果有人要据此编一本畅销的《能源战争》,阴谋的主角当然也可以是某个金融大鳄。

  不过,所有阴谋论都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投资理论上所谓的“后见之明”。比较接近事实的故事肯定不像从后往前看那么一目了然,每一幕大戏开场之前,所有角色的手中都没有剧本…[详细]

  马明哲依然保持其一贯的低调作风。这位平安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在11月11日出席涛石股权投资基金落成典礼之时,把致辞人换成了旗下平安信托的董事长童恺。

  如此谨慎、低调,与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投资基金(下称PE)目前仍受到的政策限制不无关系。今年9月5日,保监会网站上挂出《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为保险资金进入股权投资领域打开绿灯,但对有关具体内容,业内尚有争议。

  “平安投资涛石的有关安排是完全按照保监会的要求做的,还在报保监会批准的过程中。”接近平安的有关知情人士透露,“不希望过于高调”。

  平安取道信托平台,人寿参与国务院特批项目国开金融的复合基金。虽然都资金量巨大,但是不是仍属特例?这是业内相当关注的话题。

  实际上,在监管机构起草修改《暂行办法》的过程中,一些保险公司就已经与PE管理团队签下了出资意向。不仅中国平安、中国人寿、泰康寿险等公司吸引了大批的PE团队,生命人寿、幸福人寿等小型寿险公司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详细]

此次平安与三山资本的合作,一出手就轻松打破了人民币基金规模的纪录。孙海/东方IC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