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丁书苗的自留地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1年第8期 出版日期 2011年02月28日
出版日期 2011-02-28
本文见《财新周刊》2011年第8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记者 于宁 张伯玲

  除了帮助大型企业获得总包订单,不愿闲置资源的丁书苗也不放弃自己承揽项目的机会。山西金汉德环保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金汉德)与智奇铁路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智奇),就是她为自己准备的两块自留地。

金汉德的秘密

  高铁物资招标分为部管物资和部控物资,前者如水泥、粉煤灰、机车等大型重要装备,由铁道部统一招标;后者则由铁道部监控质量,由总包商来控制质量,再报批部里,招标由总包商来负责。丁书苗旗下公司金汉德曾中标的声屏障即属于后者。

  声屏障是一种设置于高铁路轨上的一种辅助挡板,主要用于降低高铁周边噪音。按照业内技术人员的说法,工艺和技术都很简单,算不上什么高科技产品,但主要难点在于如何在高速冲击下保持弹性和防止风吹日晒的腐蚀。

  2006年9月,金汉德成立,并迅速崛起为高铁声屏障技术的主要设计和设备供应商,丁书苗旗下的博宥集团正是其实际控制者。

  2007年金汉德引进德国旭普林工程公司的透明材料、混凝土、铝合金三大声屏障系统集成技术并加以改进,就此申请专利,而山西晋中市质监局则引导企业制定标准。

  一位多年研究高速铁路声屏障技术人士向本刊记者表示,高铁的声屏障技术难题现在国际上也没有解决,德国的声屏障也出了技术问题。2002年通车的德国K-F线(科隆-法兰克福)ICE-3(城际特别快车)采用的声屏障出现损伤,后来这条线上的声屏障几乎全部拆除,其设计标准也遭到质疑,导致欧盟出资责成解决。

  “金汉德引进的就是德国技术。”上述技术人士表示,高铁项目上马前,铁道部曾赴德国考察,丁书苗得知消息后抢先引进德国产品,获得先发优势。

  2008年金汉德在中国第一条350km/h高铁——京津城际高铁的竞标中中标。据中铁电气化集团公开资料,中铁电气化集团和金汉德联合中标合武项目和京津声屏障,新签合同额8.36亿元。根据中铁网站上公开消息,京津城际声屏障项目采用德国旭普林工程公司声屏障技术,为插板式安装方式。当时铁道部科技司也在研究干涉型声屏障。

  中标者之一中铁电气化集团设备采购部一位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我们只是负责安装,中标了也要采购声屏障设备,金汉德在高铁市场的占有率较高。”

  2009年,武广高铁、郑西高铁、广深港高铁开工,金汉德均从中分到了一杯羹。这三个招标项目原本投资总额为5.3亿元,后来增加到6.1亿元,金汉德独揽标权。

  多位在国内从事声屏障的企业负责人表示,直到京沪高铁建设启动之前,中国高速铁路的声屏障市场几乎是由金汉德垄断。“丁书苗给人的印象是一家独大,因为拿不到单,我们甚至考虑过投靠丁书苗。”一位想参与声屏障投标人士坦言。

  或许是因为树大招风,2010年9月,博宥集团将35%的北京金汉德股权转让给中铁电气化局集团,但仍为其主要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公司更名中铁泰可特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在京沪线招标时,网上出现举报金汉德被内定为中标公司的帖子。铁道部最终修改了京沪高铁声屏障项目的招标结果。根据本刊记者获得的一份京沪高铁声(风)屏障项目的招标文件,除中铁泰可特外,还有七家公司参与了投标。

  “我们从京沪高铁开始才参与声屏障项目的投标。”一位投标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在京沪之前,他们连投标机会都没有。据他介绍,铁道部信息一直不透明,即使能看到标书,要进入投标也很难。“虽然铁道部规定项目招标中,至少要有三个企业来投标,但他们往往就只让三家企业去投标。其中一家是真正中标的,另外两家陪标。”

  京沪高铁声(风)屏障项目分6个标段、17个包,招标总额预计约50亿元,目前17个包中确定15个。2010年11月10日和11月12日,京沪高铁FP01-FP04包原本已公布由中铁泰可特参与的竞标团中标,但12月10日和12月17日被其他公司取代。截至目前公布的15个包中,中铁泰可特不在其中。

  一位熟知声屏障招标结果的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由于利益相关方极力争取,铁道部早期宣布的、中铁泰可特参与竞标的FP01-FP04包“已经作废”。

  “京沪高铁声屏障招标之所以有所改进,是金汉德垄断声屏障市场目标太大了。”上述技术人员表示。这位技术人员还质疑金汉德声屏障所使用的铝合金材料不稳定,“从目前安装情况看,只要火车带动的气流速度超过了70米/秒,中间填充的纤维就被吹散了。”高铁声屏障要求使用寿命为25年。但他拍下的武广高铁佛山段声屏障图片显示,使用不到半年的声屏障被高速列车行驶风撕开了大裂口;声屏障密封橡胶条被挤出,工作部位多处被高速列车行驶风撕裂;表面出现锈蚀、被锈水污染,以及肮脏开裂等问题。

  “按照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的要求,插板式声屏障单元板与立柱之间要进行弹性连接。”上述资深技术人士表示,金汉德在京津城际还采用了弹性连接,但武广高铁没有。他曾将有关报告寄往铁道部,但没有收到回音。

版面编辑:朱张锁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铁道部窝案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