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 《比较》
中国改革 大趋势
大趋势
  无论是习惯听到埃及就想到穆巴拉克名字的人们,还是穆巴拉克本人,恐怕都没想到缘起在邻国突尼斯的街头运动,会如此戏剧般地结束这位政治强人30载的统治。
  同样,无论是将埃及街头政治称做“革命”的民主乐观派,还是宁愿将之定性为“事件”的现实主义者,都无法对未来埃及政局的发展做出确定性的判断。犹如有人愿意将2011年比作左翼运动兴起的1968年,也有人认为2011年更像是发生伊朗伊斯兰革命的1979年,还有人指出2011年是1989年苏东剧变的另类翻版。
  《中国改革》特别刊出埃及事件报道。其中有事实性的阐述,有来自国内中东专家的分析,有海外专家对埃及未来走势的判断,也有对埃及事件的地区影响分析。我们希望,这组报道尽可能还原事件,并对局势发展给出分析框架。我们仍将持续关注此事件的后续进展及其影响。 [详细]
——编者

  30年。18天。

  穆巴拉克30年政权在如同火山喷发般的民怨中燃烧了18天之后,灰飞烟灭。

  维稳是埃及政治的核心,因此,其紧急状态法禁止五人以上集会。但是自2011年1月25日起,受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影响,这个尼罗河畔的古老国度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集会。在近三周的时间里,数万人聚集在开罗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呐喊示威,与贫穷、腐败、失业和独裁抗争。

  也许是愤怒压抑得太久,民众发出的呼声是如此强烈,致使当权者无法忽略,不得不作出让步。2月1日,穆巴拉克宣布不参加9月总统大选。但是这并没有使示威者满意,他们要求这个阿拉伯世界在位最久之一的统治者立即下台。

  

  

  2月10日,有消息称穆巴拉克即将辞职,民众奔走相告。但是当天晚些时候的电视讲话上,穆巴拉克却再一次让埃及人失望了。82岁的穆巴拉克说他依旧会留任至9月的大选,并誓言将长眠在埃及的土地上。美国媒体报道称,穆巴拉克这番表态是脱稿演讲,违背了其之前与埃及军方和美国的承诺,也耗尽了后者对这位老总统最后的耐心。

  随后上演了戏剧性的一幕。不到24小时之后,由穆巴拉克新任命的副总统苏莱曼(Omar Suleiman)发表电视讲话,称“在国家目前正在经历的困难时期,穆巴拉克总统决定辞去总统职务。”穆巴拉克携家人离开了开罗,在军方护送下前往于埃及西奈半岛的红海海滨旅游城市沙姆沙伊赫。

  2月13日,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发表声明,宣布暂时中止现行宪法并解散议会,并在六个月后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声明称,埃及武装部队总司令、国防部长坦塔维(Mohammed Tantawi)为目前埃及实际的国家元首、埃及对外关系中的最高代表。

  埃及军方自1952年纳赛尔率领一批少壮军官推翻法鲁克王朝、建立共和国以来,再次走到台前,直接掌控了国家机器。

  一位耄耋老人的离去实现了埃及人的直接诉求,但是更多的诉求却也随之生发了出来。警察、司机、教师、公司职员、政府雇员,各行各业继续以集会示威的方式表达各自不同的愿望,包括加薪、改善工作环境、提高福利等。最大的靶子穆巴拉克倒下了,这些呼声谁来倾听?

  埃及人此时也许会意识到,一切才刚开始…[详细]


  埃及示威者终于得偿所愿,2月11日,总统穆巴拉克宣布辞职,将大权交予埃及军方。当天早些时候,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发表“一号公报”,声明保证后穆巴拉克时代政权的和平过渡。

  这实际上意味着,当前埃及的实权掌握在军方手中。从一开始受人赞赏的不镇压示威活动,慢慢过渡到之后的控制局势,接管国家政权成为近一个月埃及军方针对民众大规模示威活动采取行动的最新结果。从1月25日示威活动开始的第一天,军方以其无限的耐心,利用混凝土路障、大型钢板以及铁丝网等手段,逐渐扩大深化在反政府示威抗议的中心——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附近的控制。就其本身而言,军队的成长轨迹正是缓慢政变的下一幕——军队再次从间接控制到直接控制,这可以追溯到埃及军人1952年发动的军事政变。

  西方社会可能会由此产生忧虑,担心这场危机会让埃及感觉民主来得太快了,并使得穆斯林兄弟会获得国家权力。然而,他们真正担心的是,未来可能是仅仅解决了埃及的腐败问题,却让军方成为埃及政权的惟一力量,完全不受约束。2月10日,穆巴拉克通过电视讲话宣布将部分权力移交新近任命的副总统苏莱曼。后者在2月9日发出警告,埃及人民必须在现政权和军事政变之间选择其一… [详细]


  在埃及事件进入一个相对稳定期之际,财新-《中国改革》记者走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详解此次事件的缘起、走势、地区安全局势以及美国在其中的作用。

  财新-《中国改革》:穆巴拉克下台对埃及来说意味着什么?从一开始信誓旦旦说不会下台,到最后黯然离去,穆巴拉克态度转变可能的最大原因是什么?等待他的最终结局可能是什么?

  殷罡:穆巴拉克下台对埃及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已经结束的这个时代不能说它一无是处,的的确确过去30年埃及政局是稳定的,埃及在中东事务中也成为一种建设性的稳定力量…[详情]


  从2月14日开始,随着穆巴拉克总统的辞职,埃及局势看来已经由群众示威转向埃及国家的重塑。但在诸如阿尔及利亚及巴林等阿拉伯国家,抗议示威活动却在逐渐升温。此外,骚乱也不仅限于阿拉伯世界,2月14日伊朗许多城市爆发抗议示威。所有这些发展都强化了这样一个观点,即中东地区正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随着突尼斯和埃及两国长期执政者在街头示威中下台,该地区其他国家民众也开始谋求推翻长期执政者,这一局势将有望加速整个中东地区的民主化进程。一些人坚信这一局面正在发生,还有一些人则希望看到它发生。基于此,包括一些媒体观察家们也不能区分两者的区别…[详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