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 《比较》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34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壹基金再生记

  一块红绸飘然落地,“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牌匾亮出。掌声雷动。

  这是2011年1月11日下午1时多,深圳市市民中心。一些公众熟悉的面孔团聚在“壹基金”大字的周围——李连杰、周其仁、王石、许勤、陈改户、刘润华——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来做一个“义工”。

  这样的场面,作为壹基金的创始人,四年前的李连杰不敢想;即便在民间基金会活力萌动的一年前,也不敢想。

  2007年4月,李连杰以影星的身份,独自带着“壹基金,壹家人”的慈善理念,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挂靠其门下,启动了“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下称“壹基金计划”)。每人每月1块钱的倡议,至今已募得善款近1.9亿元。

  那时的“壹基金计划”,由于政策限制,不能获得独立公募基金的资格,也难按独立意志来运作。为此,李连杰等人于2008年10月,在上海成立了非公募“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下称“上海壹基金”),并与中国红十字会签署协议,将“上海壹基金”作为“壹基金计划”的项目执行机构。

  然而,以私募身份运作公募基金,并非绕开政策瓶颈的完美设计。治理模式、资金运用规则互不兼容,游走于法律模糊地带饱受质疑,并不是长久之计…[详细]

独立日
2010年12月3日,深圳民政局正式批准深圳壹基金注册申请。这一天是李连杰亲自选定的日子,他相信“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李连杰亲自栽种咖啡苗
2010年4月7日,功夫明星李连杰带领壹基金的明星义工以及壹基金的员工,为云南普洱市磨黑镇送去饮用水和抗旱物资,还带去了大量的咖啡苗和葡萄苗。李连杰亲自栽种咖啡苗,洒下保水沃土剂。龙宇丹/东方IC
 

  壹基金深圳挂牌,宣告了壹基金的真正独立——它告别了原来挂靠于红十字会以及上海私募基金会的尴尬局面,获得了独立法人资格,有了独立的账户,可以自主开展活动。更重要的是,它不同于以往的官办公募基金,是真正意义上的平民慈善。

  在这之前的2010年12月3日,深圳民政局正式批准深圳壹基金注册申请。知情人士透露,12月3日,是创始人李连杰亲自选定的日子,他相信“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揭幕仪式这天,壹基金官方网站的页面及时作出了调整,增加了“壹基金新的起点——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专题页面。主办方介绍也更新为对深圳壹基金的相关内容…[详细]

屡撞“玻璃门”
政府部门对公募基金会的设立态度谨慎,采取“总量控制”的方式,设置看不见的“玻璃门槛”。王振耀说,来自民间的力量要注册公募基金会,被批准的“少之又少”

  在揭幕式上,李连杰难掩激动,一口气说了一连串的感激:“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民政部,感谢红十字会,感谢上海民政部门,感谢深圳市民政局……”同时,他也不讳言,“走到今天不容易”。

  的确,从最初的壹基金计划启动至今,李连杰及其团队曾长时间为找不到“主管单位”而苦恼。

  基金会分为公募基金会和非公募基金会。所谓公募基金会,是指可以面向大众募捐的基金会。根据募捐范围,公募基金会可分为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和地方性公募基金会。在欧美国家,由于涉及公众资源的集聚和再分配,政府对公募基金会设置的准入门槛通常会高于非公基金会…[详细]

“灯下黑”
深圳民政局局长刘润华说:“我是一个园丁,壹基金是一棵树”

  向独立的公募基金会转型的计划在2009年起便开始酝酿。但自2009年底将申请提交给民政部后,一直“杳无音讯”。壹基金原执行主席周惟彦曾悲观地表示“也许很快,也许还有好几年”。

  2010年9月12日,李连杰做客央视《面对面》栏目时坦言,该慈善计划目前正面临严重的危机,壹基金存在中断的可能,且问题是“意想不到的严重”。他说,壹基金就像一个没有身份证的孩子,“这三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但是他没身份证。私募基金会怎么能做公募的项目、如何承接项目、法律结构是否清晰等,已经越来越受到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透明化者的质疑。”…[详细]

  
2010年4月22日晚,安徽省亳州职业技术学院的大学生们自发地举行烛光祈福玉树活动,悼念在玉树地震中遇难的各族同胞,并积极捐款,玉树人民重建家园加油。张延林/CFP
民意与政府互动
徐永光说,壹基金转公募改道深圳,并非民政部从中阻挠,而是深圳的“先行先试”能够给予壹基金更大的灵活度,能容纳一定的独创性,效率也更高

  深圳之所以敢于主动向壹基金伸出橄榄枝,除了如刘润华所言,深圳市政府“认同壹基金的理念和团队,其成绩有目共睹”,高层决策者和民政部的态度也起了关键作用。

  王振耀告诉本刊记者,2005年,在民政部举办的中华慈善事业发展纲要大会上,国务院第一次表彰民间慈善组织,“这是个大转折”。此后决策层的表态更为高调,意味着民间慈善已开始逐渐被官方接纳。

  借此契机,民间慈善要求更为宽松环境的诉求。在一些地方开始自发地进行突破性尝试。

  在深圳,2006年起,开始对行业协会、商会的组织形式进行调整,一个主要做法是取消业务“主管单位”。刘润华告诉本刊记者,当时民政部虽然没有说好,但也没有出面制止。 这是默许深圳的改革…[详细]

壹基金的新挑战
转型之后,体制桎梏已不复存在。如果出了问题,将直接指向壹基金本身的运作和治理结构
李连杰与王石、马蔚华、马云、冯仑等大腕理事一同出席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成立大会
2011年1月11日,深圳市民中心,李连杰与王石、马蔚华、马云、冯仑等大腕理事一同出席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成立大会,正式宣告曾爆“中断”风波的壹基金转型公募。徐文阁 摄
 

  在一片褒扬声中,壹基金下一步面临的,其实是更严峻的挑战。

  在王振耀看来,壹基金从公募计划以及非公募基金会的身份转向到公募基金会,组织结构需要多方面调整。“比如理事会、监事会的组建,包括资金筹集、章程修改、注册地等等,以及参加的人员,都要进行调整。”

  事实上,治理结构的设计和创新,是壹基金迫在眉睫的课题。未来壹基金的可持续发展,很大程度上在于其能否建立更完善的内部自我约束机制,以及政府方面能否进行恰当的外部监管

[详细]

民间慈善下一步
“中国的公益竞赛已经开始了”

  壹基金的重生,无疑为这个机构更健康持续的发展提供了更好的平台。但更重要的是,政府能否真正地向公民慈善敞开大门。

  新的问题连续抛给了深圳。未来深圳是否对进一步放开对于民间慈善有着更清晰的规划?壹基金试点之后,其他民间机构想要注册基金会,是否也会受到同样的礼遇?

  刘润华坦言,对于壹基金的运行,他自己并没有时间表。政府的角色就是“守夜人”,要维护一个让壹基金这棵小树正常生长的 “生态环境”。他说:“民政部门的职责是推进慈善事业的发展。任何有利于慈善事业的机构、个人和活动,我们都会支持,最重要的是寻找社会发展的方向,符合社会发展方向的东西。”…[详细]

网上收听:
民办公募慈善深圳意外突破

  作为宁波市特警支队前支队长,林银才有个绝活,就是吃玻璃杯。因退休后在各地表演吃玻璃杯,他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

  2005年,他不幸得了癌症。此后,他表演吃玻璃杯的次数少了。看到癌症病友在死亡与贫困边缘,而现有慈善组织没有专门针对癌症患者的服务,他想到成立基金,为癌症患者提供帮助。

  国家规定,创建基金会的原始注册资金需达到400万元,这对林银才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他想到拍卖自己的房子,但仅得100多万元。

  他又开始绝活的表演,只不过有了明确的目的,就是募捐。2006年9月,他终于凑齐了成立基金会所需的400万元。其中包括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捐赠的200万元,中国石化镇海炼化捐赠的40万元,宁波海天集团捐赠的20万元,申洲织造捐赠的10万元,还有林银才个人捐赠卖房所得60万元,以及众多无名人士和癌症患者的个人捐款。

  为了提高公信力,他找到宁波市抗癌康复协会。这是一家上世纪90年代成立的民间抗癌组织,成员都是癌症患者。2006年8月,他与这家协会共同成立了“宁波抗癌健康基金会”——当地官方称,这是中国第一家抗癌慈善机构,也是中国首家民间性、地方性、公募型基金组织。

  然而,不到半年,基金会内部就出现裂痕;不到两年,媒体对其的评价从正面转向负面。至2009年春天,大规模负面报道使它最终丧失了公信力…[详细]

相关图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