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中国改革》  | 《比较》
位置:财新网 > 杂志频道 >《新世纪》周刊 > 总第440期
新世纪周刊封面报道 探查地方债黑洞

  作为清理地方政府债务的前奏,全国性摸底调查正在全面铺开。

  2011年3月1日,审计署18个特派办和37家地方审计机关,开始了对31个省(区、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政府性债务的全面审查。

  此事早有先兆。在1月中旬召开的全国审计工作会议上,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称,对地方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审计,是今年审计署工作中的重头戏,“将关注这些债务从哪里来,投向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违规问题等”。

  庞大的地方政府债务积累多年,大量政府主导投资推动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更是导致债务规模在过去两年迅速膨胀。远有亚洲金融风暴,近有欧美债务危机,众多前车之鉴,使得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引来国内外投资者越来越紧密的关注,悲观者甚至认为这是悬在中国经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化解政府债务,显然已经提到中央政府的议事日程。而地方政府性债务到底有多少,至今仍是一笔糊涂账。由于各类债务与地方政府间的关系或明或暗,加之不同监管部门统计口径不一,获得全面准确的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情况绝非易事…[详细]

全国债务大起底
此次审计署对地方政府性债务摸底,覆盖范围之广、时间跨度之长,前所未有


庞大的地方政府债务积累多年,又经“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地方政府债务黑洞到底有多大?小阳/CFP

 

  对地方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摸底审计,最早在201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作出部署。

  到今年2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更下发《关于做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工作的通知》,提出“摸清规模,分清类型,分析结构,揭示问题,查找原因,提出建议”的24字工作思路。随即,审计署与各地方政府就此次大范围审计工作进行培训和动员。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同时发布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工作方案》(下称《工作方案》),此次审计地方债的首要目的是:摸清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结构及增减变化情况…[详细]

多头统计迷局
统计口径标准不一,各部门利益也有差异,各方都希望尽可能把利益拉过来、把责任推出去

  不过,即便把所有公开发行的债券都计入,在整个融资平台债务中所占比重也很小。“大概也就5%左右,主要都是银行贷款。”国家发改委财金司司长徐林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

  因此,作为银行的监管者,银监会对地方融资平台的偿债风险最为关切。2009年下半年,银监会就开始向银行预警融资平台贷款潜在风险,并内部统计融资平台贷款数据。最新数据是,截至2010年6月末,全国地方投融资平台贷款为7.66万亿元。一位银监会内部人士对本刊记者透露,所有融资平台贷款中,项目自身现金流能够全覆盖贷款的,占三分之一。

  最有可能掌握地方政府及融资平台债务全貌的是财政部门。财政部也在尝试通过调研考察等方式,了解地方政府债务情况。2010年4月17日至20日,财政部预算司债务处处长张志华赴陕西省调研,希望了解该省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以来地方政府融资情况,以及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面临的主要问题等。重点了解省级政府融资平台运作情况,以及高校银行贷款、农村公路建设债务等…[详细]

风险苗头
发债企业被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在国内并不多见。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复杂性,表现为金融风险,其背后往往是财政风险

  最近几个月,有关城投债风险的一些事件,引发市场关注。

  2010年12月29日,潍坊市投资公司被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起因是福田雷沃国际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和潍柴动力,对潍坊市投资公司的股权质押至今没有办理;2011年1月4日,广州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也被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原因是广州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年票制项目相关资产(无偿)划出,对公司资产、收入规模和结构造成重大影响…[详细]

   在中国的现实国情下,地方政府不可避免地承担了大量地方建设和发展职能,这一点在可见的将来难以改变。
在中国的现实国情下,地方政府不可避免地承担了大量地方建设和发展职能,这一点在可见的将来难以改变。金友/CFP
寻求化债之策
当前的审计,要在摸清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基础上,分析政府的偿还能力,及发现风险隐患

  厘清债务的一个重要目的,显然是化解债务。

  中央政府化解地方债务有先例可循。其全国范围的一次实际行动,是对农村教育债务的摸底和偿还。

  2007年12月,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选择农村义务教育债中的“普九”债,以省为单位进行清理化解试点。根据各省上报数额汇总,全国农村“普九”债务超过1000亿元。

  初期选择了14个省份进行“普九”债清理化解试点。自2010年开始,化解农村“普九”债的地域扩大到全国,清理化解债务的范围,从“普九”债扩大到全国农村义务教育债务…[详细]

地方融资路在何方
2011年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方式,除了沿用财政部代理地方政府发行债券的方式,还会考虑采取让地方政府自行发行的方式

  在中国的现实国情下,地方政府不可避免地承担了大量地方建设和发展职能,这一点在可见的将来难以改变。解决地方建设资金不足瓶颈,规范地方政府负债行为,最合理的“正门”,当然是在信息公开的基础上,赋予地方政府公债权。其前提是《预算法》修订。

  过去两年,中央政府代理地方政府发行累计4000亿元债券,是国务院使用《预算法》的特别规定,通过财政部代理地方政府发行债券的方式,突破了地方政府预算“不列赤字”的规定。现行《预算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地方各级预算按照量入为出、收支平衡的原则编制,不列赤字。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政府债券…[详细]

相关图片:
对地方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摸底审计,最早在201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作出部署。
对地方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摸底审计,最早在201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作出部署。于子净/东方IC
城投债还能走多远

  在修订后的《预算法》生效之前,地方政府融资不可能失去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一“旁门左道”。

  尤其是在民生领域的开支。今年拟新开工保障性住房1000万套,投资规模将达到1.4万亿元。

  一位接近决策高层的专家透露,今年中央打算安排1000万元用于保障性住房投资,剩下的资金来源都压在地方政府身上了,所以,融资平台还得用,“融资平台今年最大的事就是保障性住房。”

  国家发改委财金司司长徐林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也强调,发改委对城投债募集资金的用途有要求,项目必须是合规的,要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比如说,今年发债用于保障房建设的,是鼓励支持的。”

  自今年1月以来,已有36家融资平台发行企业债和市政项目建设债。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评级总监周沅帆认为,预计2011年城投公司将以发市政项目建设债为主。他初步估算,市政项目建设债的发债主体有约700个。

  2011年融资平台发债规模究竟如何?…[详细]

相关图表:

(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查看大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