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大国兴衰录

来源于 《比较》 2012年第1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2月01日
出版日期 2012-02-01
本文见《比较》2012年第1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巴里·埃肯格林
 

  当今世界,风云变幻。目前,我们正经历经济、金融和政治力量均势的重大转变,即从发达国家转向新兴市场国家,从西方转向东方,或者从西方转向其他地区。显然,我们并非第一次观察到这种全球转变。15世纪西方的崛起,以及随之而来的中国的衰落,如果可以称之为镜像的话,就是这类转变的早期实例(见图1)。引发了所谓“大分流”(以欧洲国家为主的第一批工业化国家与世界其他地区,在制造能力以及投射影响力的能力方面,差距日渐增大)的工业革命,则标志着另一次全球转变的到来。第一个工业化国家英国,到19世纪末时控制了全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及陆地,这并非事出偶然(并发动了“甲午战争”。)。经济实力从英国这个工业化先行国家转向德国这样的后起之秀,造成了经济和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创造了条件。查尔斯·金德尔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有一篇论文认为,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是全球实力从英国转移到美国的结果,当时日暮西山的大英帝国已无法打理世界经济,而缺乏经验的美国又不愿意管理起这些事务(有关叙述最初由Kindleberger(1973)提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重心转向了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苏联,其中美国控制了整个西方世界(见图2)。之后,首先是欧洲,接着是日本,最后是东亚及其他国家的奋起直追,人均收入差距逐渐缩小,美国出现了相对衰落。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当前的全球力量均势正在转向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见图3、图4)。



  本文考察了经济和政治力量发生全球转变的早期实例,并探讨这些早期实例对当今的全球转变有何启示。笔者还深入探究了全球转变的根源,描述它所引发的紧张局势,然后提出一个问题,即国际社会对这些紧张局势处理得如何。关于最后这个问题,答案是两个字:“不好”。全球转变几乎总是激起经济冲突,制造经济管理方面的麻烦,并加剧外交关系的紧张局势;偶尔还会引发军事冲突。尽管这次全球转变未必如此,但我们仍有理由担心,它可能是经济和政治风险的一个根源。现在开始思考这类风险的性质及相应的管理机制,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版面编辑:冯仁可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华兴资本 曹永正 sdr 杨鲁豫 数字货币 一期一会 银监局 银河证券 华兴资本 释永信 寻衅滋事罪 肖亚庆 马里 毛超峰 京张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