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撤庙赶和尚”才能建设创新型国家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2年第6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6月01日
“顶层设计”设计不出企业家精神,也设计不出科学家的发现和创造,却能设计出孕育他们的文化、环境和制度
特约作者 刘志彪
 

  行政体制对创新活动有多大影响,如何通过国家行政机构改革和行政环境的优化来推动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是中国在下一轮改革中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竞争、习惯和政府:影响创新活动的主要变量

  从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观点看,创新受竞争力量的驱使,同时又是企业强化竞争能力、追逐超额利润的武器和手段。在竞争性市场中,企业是创新的主体,政府是市场秩序的维护者,创新跟政府并没有直接关系,政府通常根本没有必要介入企业的创新活动;即使有介入的必要,也只能是市场调节失败的领域。另外,政府追求的是政局稳定,而创新是一种冒险活动,具有“破坏性创造”的特征,追求的是动态平衡,因而二者在行为方式上不是一回事,揉到一起也根本不可能调和。从实践来看,往往是行政机构的权力关系渗透到创新过程中去后,创新精神就会灰飞烟灭。

  在熊彼特的创新世界中,直接促进创新的变量也不是政府,而是竞争或垄断的市场结构;阻碍创新的最大因素,也不是政府行政机构的行为,而是人类固有的各种习惯。他认为,习惯是创新的天敌,具有内生性。当代经济学家把对特定问题持新思路的个体企业家与社会习惯之间斗争的结果,称之为创新的“熊彼特I型”,而把发生在团队和大型组织之中的企业家精神,称之为创新的“熊彼特II型”。显然,在熊彼特的创新理论中,推动创新的力量就一个,那就是企业家精神。

版面编辑:卢达
>> 继续阅读,请订阅财新移动版
《中国改革》移动版(财新《中国改革》网络版+iPad版阅读权限)
一年98元
立即订阅(请选择一种产品支付)

赠阅用户 激活读者编号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