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父亲的毒药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4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1月27日
我情路坎坷,三十岁以前闹过很多绯闻,甚至丑闻,我把这笔账全都算在了父亲的头上。三十岁以后,我的感情是一片空白,我把这笔账也算在了父亲头上。
□ 王芫 | 文

  我这次去香港有个得体的理由:我申请担任香港某大学图书馆的研究助理,并通过了初选。实际上,像这样的初级职位,校方通常只要求skype面试。

  我轻描淡写地告诉英民我要去面试,隐瞒了自掏旅费的细节。如我所愿,英民当即高兴地表示:我们可以在香港见一面。

  去年的温哥华电影节,我买了通票去看电影。某天下午,组委会急寻中文翻译,我便自告奋勇去滥竽充数了一把。那是一场加中电影界人士的座谈会。会后,中方一位级别很高的男士问我哪里能买感冒药。此前的座谈中,他一直皱着眉头,看来是因为不舒服。在Shoppers Drug Mart,我向他推荐了一种能治发烧、头痛、咳嗽、流鼻涕的万能药水,二百毫升瓶装,外形又方又扁酷似小二锅头。电影节最后一天,我一进电影院,就看见这位男士站在大厅里东张西望,手里捧着那个“小二”瓶子。我走上前去,问他出了什么事。他见到我,眼睛一亮,然后笑眯眯地说:这药很不错,喝了一小半病就好了,扔了又可惜。我大大方方地接受了。散场后,英民让我带他去散步。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京张高铁 寻衅滋事罪 新西兰8 0级地震 深化改革 朝鲜核试验 医学生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网贷天使 中央军委 敲诈勒索罪 黄奇帆 僭越 邹承鲁 大庆油田 资本充足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