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杂志 > 钩沉 > 分类 > 随笔 > 正文

汪朗:品味鸡蛋

2001年08月05日 00:00 来源于 caijing
从几个鸡蛋上,便可断定戊戌变法实难成功。因为皇上不谙世事,而重臣又不肯说明实情,这种情况下,无论办什么事,都会砸锅

  汪朗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是一个至今说不清道不明的难题。不过,先吃鸡还是先吃蛋,答案大约是有的。应该是吃蛋在先。想当初,人类老祖宗还在裹着树叶到处打野食儿时,鸡们也还都是野鸡,有腿有翅,能跑会飞,想吃之并不那么容易;而蛋们则只会老老实实呆在窝里,先被吃是理所当然的事。直到今天,人类那些猩猩、狒狒之类的堂兄弟,日常食谱中仍旧保留着鸟蛋一项,却未见山鸡野鸭,这也可作为吃蛋在先的佐证。

  也许是鸡蛋实在是过于平凡,尽管人们吃了几千几万年,吃法始终不离蒸、煮、煎、炒等有限的几种。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可以列出几十样鸡鸭鹅的吃法,什么生炮鸡、焦鸡、捶鸡、梨炒鸡,鸭糊涂、干蒸鸭、徐鸭、蒋鸭,云林鹅、烧鹅,听起来十分玄妙;但谈到鸡蛋却只有区区一条:“鸡蛋去壳,放碗中,将竹箸打一千回,蒸之绝嫩。凡蛋一煮而老,一千煮反嫩。加茶叶煮者,以两柱香为度,蛋一百,用盐一两;五十,用盐五钱。加酱煨亦可。其他则或煎,或炒俱可。斩碎黄雀蒸之亦佳。”除了“斩碎黄雀蒸之”有些高雅外,其余诸法,实在是家常得很。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