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杂志 > 钩沉 > 分类 > 财经速览 > 正文

“了断”富友证券

2003年11月20日 14:10 来源于 caijing
挪用客户39亿元托管国债的富友证券,被中国证监会停止了证券经纪业务,但法人地位仍保留,以便承债

  9月26日,星期五,下午3点40分,大户张女士走出位于上海长寿路831号智慧广场的富友证券上海营业部,跟门口报摊打了个招呼:“下星期不到这上班了,不用帮我留报纸了。”
  张女士是富友证券的大户,这两年来,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富友证券营业部上班。“2000年我在富友开户时,营业部里的人还挺多,后来营业部的面积越缩越小,像我这样天天来的人很少,”张女士说,“不过富友的名声越来越大,尤其是周正毅当老板以后。”
  如今,张女士已经在上海番禺路时代大厦七层的中信证券营业部交易了一个多月。而与张女士同在富友证券上海营业部开户的1万名客户,也已经把他们的12亿元保证金转进了中信证券。
  “富友证券经纪有限公司从2003年9月26日收市时起被中国证监会停止证券经纪业务,公司的五家营业部也被撤销,这些营业部的客户和员工被分别转入中信证券、国都证券和昆仑证券。富友证券的法人地位保留,负责承担所有的债权债务。”中国证监会的有关人士近日说。
  张贴在富友证券长寿路营业部的公告显示:富友证券停止经营的原因是“违规经营,丧失持续经营能力”。这张公告盖有中国证监会上海证管办的公章。

短暂辉煌
  富友证券的前身是开封证券,一家位于河南省开封市的地方经纪类证券公司,注册资本仅5060万元。1999年,开封证券增资扩股,新的大股东的加入令其脱胎换骨。2001年9月,开封证券更名为富友证券,总部也从开封迁到了上海。
  富友证券声名鹊起始于2001年。这一年,富友在公司内部推行成本核算,建立标准化管理,提供增值服务。其中最令业界关注的举措是,收缩散户厅规模,将客户当成“产权”,“拍卖”到各营销小组,各营销小组独立核算,而服务和开发这些客户所对应的水、电、物业、保安、场地租金、人员工资等,均被列入各营销小组的成本。
  与此同时,富友的一系列举措在业内引起了很大震动。在2001年下半年市场不景气、券商纷纷收缩阵线的大环境下,富友于当年年底将其在A股交易市场的占有率由1‰左右增至3‰,增长近200%。其上海营业部在没有增加营业网点、没有机构客户、也不提供融资等服务的前提下,在A股市场的占有率由1.277‰增至2.373‰,新增客户近万名,新增客户保证金一度高达20亿元。
  2002年9月,富友申请多时的增资扩股终于获证监会批准,可增资扩股至1.5亿元。当时增资各方决定一次增资到综合类券商的下限5亿元,也就是说,富友通过此次增资扩股,注册资本虽为1.5亿元,而实际资本已达到5亿元。
  在这次增资扩股中,“上海首富”周正毅现身其中——富友的第一大股东上海高校科技产业公司的控股股东正是周正毅。而在富友内部,都把周正毅视为身后的终极老板。
  周正毅进入富友后,原董事长崔岩和原总裁胡彦如突然辞职。大股东——上海高校科技产业集团的代表毛和平接替崔岩任富友董事长,而毛和平是周的生意伙伴兼伴侣毛玉萍的直系亲属。原富友副总裁陈晓栋接替胡彦如任总裁。

挪用案发
  2003年5月底,周正毅案事发。6月5日,富友被中信证券托管。此后,清算组正式进入富友证券。富友在全国共有五家营业部,分设上海、郑州、开封、武汉、天津五地,另有一个证券服务部附属开封营业部。到9月26日富有证券客户整体转托管时,共有约7万名客户,客户保证金总额近20亿元。
  据来自富友证券清算组的权威消息,富友并未挪用客户保证金,但通过国债回购方式获得了39亿元的资金,并把这部分资金用于徐工科技(000425)的炒作。
  这39亿元回购余额所需的国债现券,均为富友以代客理财的名义,以高价从社会融集而来,其主要客户为上海农信社等。为保证较长期地获得资金来源,富友经常采取“借新还旧”、“归还利息、本金续借”等方法滚动进行。
  从2003年6月2日起,徐工科技连续出现七个跌停板,股价从18.36元暴跌至8.39元,跌幅达54%。随着徐工科技流通市值蒸发大半,富友的资金链很快断裂。目前,这39亿元国债回购已有部分到期,但富友的账上资金已经远不足以赎回这笔国债。
  业内人士分析,国债回购融资的通常操作方法是:客户与券商签订一个委托购买国债的协议,按此协议,客户将自有资金交给券商购买国债,然后将所购国债托管在证券公司。证券公司把这些托管的国债拿到债券市场上套现,再将套现资金用于炒作股票。由此可见,所谓客户委托购买国债协议,其实已成为券商变相融资的一种手段。
  在富友事件中,富友将客户托管的债券在市场上套现后,用于重仓持股徐工科技,由于后者暴跌,富友无力从市场回购国债现券,致使客户托管的债券无法收回,损失惨重。据估计,客户的损失约为二三十亿元。

“瓜分”富友
  按照中国证监会的安排,中信证券、国都证券和昆仑证券在不同程度上参与了对富友证券的清算。
  按照中国证监会的内部精神,对于证券公司新设证券营业部的申请一般不予批准,除非是“撤一个开一个”,因此证券公司手中的营业部一直是稀缺资源。而对于富友手中的五个证券营业部,早就被业内很多公司盯上了。
  “能够被中国证监会选中托管或帮助清算本身,就说明该券商能力不凡。”一位参与竞争的证券公司的老总说。
  对于参与富友清算的三家证券公司来说,他们在得到盼望已久的营业部牌照之外,还得到了富友证券原有的客户资源。而作为代价,他们也要无条件地接收富友证券营业部的人员。
  最终,富友的五个营业部均被停止营业。与此同时,中信证券获得一个牌照,得以在上海另选新址新设营业部;国都证券获得了三个牌照,得以在郑州、开封、天津三地的富友营业部原址新设营业部;富友证券武汉营业部的客户被整体转托管至昆仑证券武汉营业部;国都证券武汉营业部接收了富友证券武汉营业部的人员。
  在中国证监会贴在富友证券营业网点的公告上,富友证券的五个营业部和一个证券服务部从9月26日收市时起停止交易,并从9月29日起分别转入三家证券公司的营业部进行交易。从张贴在富友证券上海长寿路营业部的告示上获知,在停止富友证券经纪业务的同时,“原先开通的委托方式及其他服务功能全部保留”。
  据了解,中信证券和国都证券都向原富友证券营业部派出了新的总经理和财务人员,目前各家营业部均运行正常,人员也基本稳定。
  “富友证券被中止证券经纪业务,其实就等于是被关闭了。只是因为还有39亿元的债务,因此才保留它的法人地位——总得有人来承担这笔巨额债务。而一旦做出最终仲裁,解决了债务问题,富友就会被正式关闭。”中国证监会的人士说,“这种操作方式已成为处理问题证券公司的一种模式。”
  此前,与富友证券类似的问题证券公司如珠海证券、海南证券等,也是被证监会采取同等方式“了断”的。
  此外,中国证监会还允许证券公司采用另外一种模式解决问题,即通过新设公司收购原证券公司的不良资产。例如云南证券和中原证券都是在出现问题后,由新老股东出资注册新公司来收购原公司的不良资产,从而使得原公司得以轻装上阵,并顺利通过证监会的各项指标考核,从而免遭取消证券牌照之难。

“了断”不易
  为了“了断”富友证券这样的问题券商,中国证监会可谓费尽心机——除了要清理问题公司本身的大量债权债务,还要协调与各方的利益关系,同时又要时刻提防出现整个证券行业内的系统性风险。
  据了解,中国还没有专门规范撤销证券公司活动的法律及行政法规,中国证监会曾经计划对证券公司的关闭进行法律上的规范,相关的前期调查工作也已经进行,但最终仍未落实。“这种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的操作不是中国证监会定得了的”,有关人士说。
  中国人民银行早在2001年12月15日就开始施行《金融机构撤销条例》,但该条例的管辖范围是中国人民银行对经其批准设立的具有法人资格的金融机构,并不包括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证券公司。
  事实上,证券公司的关闭因为无法可依,在实际操作中障碍重重。证券公司的撤销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撤销清算工作中,债权清收、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秩序、处理突发事件、查处违法行为、追究有关责任人等,都需要各部门的积极支持配合。但在目前,因为无法可依,很多证券公司的“了断”,其实都是证监会与各方利益讨价还价的结果。■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