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杂志 > 钩沉 > 分类 > 随笔 > 正文

散文两篇

2008年03月31日 00:00 来源于 caijing

  北岛

  凯旋的喜悦骤减,我惊奇于我对猎物的冷漠。它似乎也在观察我,那鱼眼中有一种冷漠,似乎是对渔夫生杀大权的冷漠。时间在对视中溜走。它死了

  帕格尼尼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音乐将以一种特殊的物质形式得以保存复制流传,并在流传中出现问题:大约在他身后两百年,几个中国青年人为此有过一场血腥的斗殴

  钓鱼

  第一次钓鱼时我十一二岁。头天下了课,我忙活了一下午。钓鱼工具是自制的:妈妈晾衣服的竹竿当鱼竿,缝衣针弯成鱼钩,一小截铅笔做浮漂。趁妈妈没注意,我最后往当钓饵的面团揉进几滴香油。一夜难眠,早起,我扛上鱼竿,向德胜门护城河进发。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