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杂志 > 钩沉 > 分类 > 专题 > 正文

中东崛起:威胁还是机遇

2008年08月04日 11:17 来源于 caijing
中东主权财富基金作为国际金融舞台上崛起的主角,代表着新的发展机遇,它提供了获得大量的、增长的资金渠道

  浏览近期的媒体报道,人们很容易获得一种印象,就是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意图买下美国和欧洲的公司。从零售商Barney’s到花旗银行,从东方文华酒店到230 Park Avenue,几乎没有哪一周的新闻没有关于又一个主权财富基金投资数亿美金于知名企业或地标性建筑的报道。
  但这种印象是真实的吗?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在美国、欧洲公司中控股到底有多频繁?他们是否通过在关键领域内控股,对被投资国的安全构成威胁?抑或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崛起,对全球金融业意味着新机遇?

主权财富基金的中东势力
  过去的50多年里,主权财富基金的创立呈波浪式前行。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发展也伴随其中。最早的一批在上世纪50年代成立(如科威特投资局),是为了管理外汇储备盈余,并抵消自然资源储备下降的影响。第二个波峰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反映了能源价格的上升和“亚洲四小龙”的诞生。期间诞生了不少大型基金,有代表性的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是阿布扎比投资局。到90年代,亚洲、非洲和中东又出现了一批较小的基金。
  主权财富基金创立的高潮始于2000年。在这期间,有近20只基金诞生,期间崛起的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包括Mubadala、Istithmar、卡塔尔投资局、DIFC。根据摩立特集团的定义,截至2007年12月,共有7只来自中东的主权财富基金(见表1)。

  我们可以找到的公开信息显示,2000年以来,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投资了1000亿美金,完成交易205宗。对这些信息的研究,让我们对于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有了新的认识。说这些基金有些机会主义的倾向也不无道理,因为2007年大量的投资都涌向了北美和欧洲的房地产、金融服务领域。而且,他们的投资风格比一般认为的更为冒险,从交易的数量上看,超过一半的投资流向了发展中国家。
  从公告信息来看,房地产和金融服务是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最感兴趣的领域。但在不同的行业中,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有着不同的投资地域偏好。比如,在金融服务、房地产这些行业中,他们倾向于购买在北美和欧洲的资产。而在其他行业领域,如工业,这些基金则把目光投向了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东和北非地区。
  不过,从公告的投资活动中看,各只基金风格差异极大(见表2)。

  迪拜的Istithmar基金,主要投资于美国和欧洲的房地产业。在美国,Istithmar的房地产投资主要分为以下三类:博彩、酒店和公寓。对于一只伊斯兰政府所有的基金来说,这也许有点意外。2007年末,Istithmar将其所有的酒店投资都转给了一个在迪拜的政府所有的地产公司——Nakheel,现在正在将其所有的地产投资都转移给Nakheel。
  与Istithmar不同,科威特投资局出击有限,但每宗交易数额巨大。从2000年以来的公告交易看,科威特投资局在石化行业投资了95亿美金,而且只是一宗交易。大笔投资似乎是科威特投资局的风格。它持有德国汽车公司戴姆勒7%的股权,价值近80亿美金。此外还将20亿美金投给了美林。
  Mubadala的风格,则是在战略领域大小通吃。与科威特投资局类似,Mubadala的交易数量并不多。但它最有意思的投资是在航空、汽车和高科技领域,既有高比例持股的投资,也不介意做小股东。尽管关于主权财富基金投资战略性领域的负面政治话题此起彼伏,但它向美国芯片制造商AMD投资6亿美金的交易却是顺风顺水,这可能与阿布扎比和阿联酋的外交手腕密不可分。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