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杂志 > 钩沉 > 分类 > 专题 > 正文

新兴市场通胀之病

2008年09月01日 15:55 来源于 caijing
新兴市场通胀大幅上升,各国运用多种工具抑制通胀压力,但未能减缓劳动成本及核心通胀的增长速度,也未能抑制经济活动的过快发展。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新时代”的基础将受到考验

新兴市场通胀大幅上升,各国运用多种工具抑制通胀压力,但未能减缓劳动成本及核心通胀的增长速度,也未能抑制经济活动的过快发展。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新时代”的基础将受到考验

   过去一年,新兴经济体通胀上升成为全球忧虑的焦点。繁荣的新兴市场,正在经历一场不容忽视的通胀之病。
  进入最近十年以来,新兴市场经济体尽管连续受到自然灾害、瘟疫和战争打击,最近更受到影响美国及西欧的信贷危机波及,但经济不但出现反弹,而且愈加繁荣。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增长迅猛,出口表现强劲,金融市场回报较高,同时经济基础大幅改善,包括经常账户转向顺差、外汇储备充裕、财政赤字较低以及外部资金需求下降,吸引了全球投资者的目光。在经济周期及结构方面,新兴市场均处于最佳位置,金融及贸易流入净额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增长。
  不幸的是,过度繁荣难免带来相应的问题。
  新兴市场的发展部分,受益于强劲的贸易条件增长及积极的结构性变动,货币及财政刺激因素,也在区域经济的显著增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这些经济体多年来首次出现了经济过热迹象。过去18个月,整体通胀率上升近4个百分点至接近8%的水平,几乎在所有新兴市场都超过了央行设定的目标水平。升幅远高于发达经济体。
  核心通胀(除另有说明,核心通胀指不包括所有类别食品和能源的消费物价)上升引发的忧虑尤为严重,其在多数情况下均随伴着薪酬的快速增长。此外,薪酬及核心价格同时增长的背后,资源利用率也创下新高。目前,通胀、薪酬及通胀预期构成的反馈循环不断加强的许多条件已经具备。
  过去一年半内,各央行已采取一系列措施收紧财务状况,如货币升值及调高银行准备金率,但这些措施并不足以抑制基础价格上升压力。而面对通胀之病,新兴市场政策制定者在言论和行动方面都更趋强硬。然而,政府官员却由于多方面原因不愿采取强硬行动。
  首先,由于G3国家(美国、欧元区及日本)需求增长疲弱拖低新兴市场的出口和工业生产增长,经济活动已出现下滑。第二,利率上升将使新兴市场与G3国家之间的息差由原已较高的水平进一步扩大,导致资本大量涌入,货币进一步升值,令已经放缓的出口雪上加霜。第三,通胀不断上升令家庭购买力降低,至少薪金没有相应增长的国家和社会阶层将面临困境。而利率上调则,会加大消费者开支减少及社会不稳定的负面影响。
  大部分政策制定者认为,一旦商品价格趋于稳定,通胀(包括核心通胀)将会随之缓和,因此并无需要预先采取更为强硬的行动。G3国家的经济衰退,确实将会导致新兴经济体的大幅放缓,而经济放缓将形成大量闲置资源,进而缓解新兴市场的通胀压力,实现目前应由政策制定者采取措施达成的效果。
  然而,我们认为,G3国家的经济增长将不会大幅放缓。因此,尽管新兴市场的增长渐趋缓和,其调整速度很可能超过或接近平均水平。因此,即使新兴市场地区整体而言产生闲置资源,其数量也相当有限,而资源利用将继续紧张,薪金和核心价格将持续上升。同理,商品价格的稳定可在短期内降低整体通胀,但在薪酬核心价格已经上升的经济体,则难以缓解基础通胀压力。
  由于核心通胀突破大部分央行就整体通胀拟定的目标范围上限,同时预期2008年将采取的政策行动有限,2009年将面临重大的政策挑战。届时,一旦发达经济体重新企稳,新兴市场的增长速度可望再度超过潜在增长率。
  在这种情况下,各央行将采取严格的政策取向,无论通过上调政策利率、货币升值或其他机制,均将对经济增长造成影响。倘政策措施继续延缓,则通胀问题将会恶化,进一步考验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新时代”的基础。



 薪金物价螺旋上升
  自去年年初回落至接近3.9%的历史低位以来,新兴市场的通胀率至5月的同比升幅高达7.8%,显示新兴市场的通胀形势发生剧变。
  在2000年以来的大部分时间,新兴市场通胀水平持续走低。这种长期通货紧缩的趋势由多种因素造成:如政府授予央行的独立性,使其得以制定正式的通胀目标;此外,贸易条件显著提高和资本流入大幅增加,也为新兴市场货币带来强劲支持。上述因素加上资源的大量闲置,导致核心价格甚至食品价格通胀在2006年全年稳步下降,并抵消能源价格上升的影响。
  情况于去年年中突然转变,新兴市场食品通胀水平由2007年5月的同比增长6.4%急升至2008年5月的同比增长超过14.5%。由于食品占新兴市场消费约30%,新兴市场的通胀水平因此上升3个百分点,而且升势持续至今。
  此外,油价屡创新高,迫使政府在原有价格补贴和价格控制的基础上,至少将部分升幅转嫁至零售价格。事实上,这些补贴使新兴市场的能源内需持续上升,反而成为商品价格继续走高的重要动力。以全球石油市场为例,新兴市场需求在2000年以后的年均增长达2.8%,而发达市场的年均增长仅为0.2%,也令新兴市场在全球石油消费的份额升至超过50%。
  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已经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而核心价格的持续上升甚至更加棘手。新兴市场的核心通胀增长势头强劲,自2007年1月开始增幅约为1.2%,至2008年5月同比增幅已达到3.6%。核心通胀的增长,来自新兴市场长期高于历史平均水平的经济增长。
  无论是强度、持续时间还是相对稳定性,2000年以来的经济增长都非常显著。过去四年的表现尤为突出,GDP年均增长达7.1%,比潜在增长率(基于摩根大通各国经济学家的预期由下至上计算)高出1.1个百分点。长期高于平均水平的增长,也使资源利用率大幅攀升。我们对新兴市场资源利用率的综合测量指数,较1993年至2007年期间的平均水平高出2个标准偏差,远远超过这一时期的最高水平。
  随着当前新兴市场资源利用率的上升,新兴市场核心价格及薪金收入也出现加速增长。根据摩根大通全球经济预测22个新兴国家中17个国家的薪金数据,2004年至2006年的年均薪酬增长(GDP加权)为10%-11%,增幅由2007年开始上升,2008年一季度升幅增加超过2个百分点至同比增长13.2%。由于近年来的实际GDP增长相对稳定,薪金加速增长也导致单位劳动成本相应上升,引发市场忧虑。
  各新兴市场在核心价格及薪金增长方面的升幅不尽相同,其中中欧、东欧、中东及非洲(CEEMEA)地区过热迹象最为明显。2008年一季度,该地区的薪金水平同比上涨17.3%,而消费价格(不包括食品及能源)的同比升幅也达到5.8%。俄罗斯的情况最为突出,其核心价格及薪金水平均大幅飙升。尽管如此,基本上所有新兴市场的核心价格以及薪金升幅都在加快。
  新兴经济体的生产力在过去十年内增长强劲,最近薪酬上升引起的单位劳动成本上涨同样令人印象深刻。2007年以前,单位劳动成本的增长率为3%-4%,远低于大部分新兴市场央行所拟定的通胀目标范围。然而,良性增长在2007年开始急剧恶化,其中2008年一季度新兴市场地区整体单位劳动成本的同比升幅高达6.2%。
  单位劳动成本的增长在新兴市场非常普遍,CEEMEA地区的增长速度尤为明显,其单位劳动成本的同比升幅在2008年一季度急增3.6个百分点至11.3%,表明整个CEEMEA地区的上升速度加快。在亚洲新兴市场,中国的成本已经提高,泰国也于最近攀升,其他地区则相对温和。智利及墨西哥的单位劳动成本增长也在加快,而拉丁美洲单位劳动成本增长加速,主要是受到委内瑞拉及阿根廷大幅攀升影响。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