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回归司法理性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0年第23期 出版日期 2010年06月07日
若不回归包括司法独立在内的基本司法理性,司法不但无以承担社会公正最后防线的功能,反倒可能成为社会致乱之源,不可不慎
出版日期 2010-06-07
本文见《财新周刊》2010年第23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萧瀚

  作为纠纷解决最终机制的司法制度,其基本手段是包含独立、中立、被动、公正、有限、程序正义等特性的司法理性。但“大调解”制,却与上述司法理性背道而驰。

  从独立角度看,“大调解”制下的司法部门,其实不是单纯的司法部门,而是兼具了行政特征。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1949年以来,中国的司法从来不是独立的,任何一种裹挟公权性质的力量都可能轻易干涉司法。各地法院无论是其财政权或人事权,都操纵在党权或行政权手中。正如托洛茨基曾说过的,“不服从者不得食”;这种钱袋的控制,本身就足以使得任何被控制者失去独立性。法院因其本身所具有的行政性特征,再加“大调解”制作为制度性的倡导,这种非独立的兼具行政性特征就更加严重。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