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学校是个什么玩意?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1年第11期 出版日期 2011年03月21日
依我看来,中国的教育,不但能发财,简直可以发大财、发横财
出版日期 2011-03-21
本文见《财新周刊》2011年第11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狗子

  几年前,我曾在南方某大学代课一个学期。那个班是学影视编导的,教室里有DVD投影设备,所以一个学期我大概只“讲”了两次课,剩下的一概放碟。后来学生跟我熟了,他们渐渐把课堂当成了戏园子,男生抽烟女生嗑瓜子,我放的碟也从艺术片渐渐变为搞笑暴力情色一类,有男同学建议我放毛片,被我断然拒绝。

  我“讲”的那两次课,也是大家一起讨论,一次是讨论“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另一次讨论“爱情是什么”。这都是没有答案的问题,至少我不知道答案。当时讨论的气氛也不热烈,好像还冷场来着,除了有两三个同学说“人活着就是等死”,其他也了无新意。这责任肯定在我,我无力引导这样的讨论深入,但我当时觉着还是有必要把这两个问题写在黑板上。那时经常跟班上学生喝酒,有时在校外小馆,有时在我租住的房间。女生没动。我是说她们没动我。这些年对于女的,我的好色之心就像老太太藏存折一般,被我藏得自己都找不着了。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