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学习历史决议的若干体会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1年第10期 出版日期 2011年10月01日
我们应该坚持《决议》的底线,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动摇,这个底线就是对“文革”一定要持批判、根本否定的态度
出版日期 2011-10-01
本文见财新《中国改革》2011年第10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胡德平
 

  胡锦涛同志在“七一”讲话中提到《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经过学习之后,我也谈一点体会。重要的还是学习《决议》,辨明是非,这样才会更加明确今后前进的方向。

  刚才许多同志的发言,对我启发很大。我来参加这个会,确实因为思想中还有一些疑问和正在思考的问题,还有些问题想得不太清楚,想和大家交流。

一、《决议》的主旨和背景

  我重新认真看了《决议》全文,《决议》确实对我们建国以来各项成就做了充分的肯定,对于党所犯的错误也进行了严肃的自我批评,也为今后的发展、为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创的前景和目标做了论证,这是一个方面。但是,另一方面,《决议》在当时确实秉承了一条原则,就是“宜粗不宜细”。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当时中央还面临着新的急迫的历史任务,要尽快开拓新局面,所以就把制定《决议》的时间往前推了不少。我记得,当时讨论《决议》的时候,于光远同志以及其他一些同志提出,现在讨论这些问题都很好,但能不能再晚几年?当然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第一个历史问题的决议,经过1935年遵义会议到1942年的全党整风,到了1944年,过了将近10年才作出的。新的政策和过去“左”的错误有了一个很好的对比,才作出了第一个历史决议。

版面编辑:冯仁可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德国商务签证 曹建海 存贷比 雷曼兄弟破产 政法委书记 香港经济 雷洋案尸检 洛克菲勒中心 资本充足率 国九条 周浩 李克 廉政准则 胡新娜 澳大利亚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