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人民币进入SDR篮子:意义、前景和对策

来源于 《比较》 2011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11年10月01日
出版日期 2011-10-01
本文见《比较》2011年第5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前言

  在当前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讨论中,如何看待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以下简称SDR)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不管你是赞成加强SDR的作用还是反对这样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以下简称IMF)在1969年创设SDR的初衷是希望将SDR作为国际储备的补充,解决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流动性问题。IMF在其章程中也特别提到,IMF的目标之一是使SDR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中主要的储备资产①。虽然在过去的40多年中,SDR并未很好地完成这一使命,但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不应继续被忽略。我们在一项研究中提出要加强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我们认为,尽管SDR要成为一个全球储备货币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课题组,2011),但是从现在开始逐步推进SDR的使用,有助于建立一个健康的国际货币体系。(①参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第VIII条第7部分、第XXII条。)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冯仁可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贯彻新发展理念 作家陈映真去世 南华早报 极右翼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杨鲁豫 px项目 东部战区 埃博拉病毒 中债登 alphago 邮储银行行长 三年自然灾害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网贷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