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追赶型增长到尽头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2年第22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6月04日
中国将在“十三五”步入潜在增长率明显回落的敏感期,及各种失衡和矛盾爆发的脆弱期
张文魁

  增长是个好东西。对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来说,没有增长就没有一切。那些人均GNI(国民总收入)很高但目前陷入债务困境的发达国家现在也突然领悟到,没有经济增长来覆盖庞大债务和各种损失,仅靠紧缩是难有出路的。但增长的来源是什么?结果是什么?不同来源和结果的组合对社会又意味着什么?对当下中国,与其不断推出经济刺激计划重复旧的增长轨迹,不如加快一揽子的结构性改革。

  中国过去30多年高增长的基础是巨大的追赶空间和后发优势。总体而言,这一高增长主要源于外生的效率提升和大量要素投入。市场机制的引入刺激了这一进程,与全球经济的对接加快并延长了这一进程,而权威主义的政治体系则保护了这一进程。高增长当然产生了正面的结果,但追赶式增长是一种非常依赖要素投入和规模扩张的增长方式,导致了对投入的过度依赖,还产生了诸多重大失衡,包括产业结构失衡、储蓄与消费等重大比例失调、收入分配和国民福利不公等。这个阶段的许多失衡实是有意为之。德国的霍夫曼理论、苏联的两部类理论、中国的毛泽东和梁漱溟之争(实质是工农之争和消费积累之争)等都支持这类失衡。其内在逻辑是:国内居民补贴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国内企业部门补贴国外居民和政府部门。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央巡视组 澳大利亚选举 股灾 网贷天使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华润银行 长江流域 资本充足率 平安众筹网 强奸罪 陈小鲁 启东事件 陈一新 李克 熔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