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至今犹忆鲍敬言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1年第9期 出版日期 2011年03月07日
出版日期 2011-03-07
本文见《财新周刊》2011年第9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刀尔登

  坑儒易,埋葬思想难。压迫本身便是一种记录,证明曾有异端,令人恼火。现在的中年人,都有印象的,是小时候,从各种批判文集中,觇知还有那么多奇怪的人,想些奇怪的事。学术机构里的人,有图书馆可用,而对普通读者来说,孔孟的观点,要等到“评法批儒”,才有机会了解。设想“文革”果然进行到底,孔孟的书销毁无遗,后人还可通过批判文章,了解他们的想法。正如孟子力拒许行,许行的观点,竟赖《孟子》以传。

  我们知道鲍敬言这个人和他的观点,也是通过对手,晋朝的葛洪,写的一篇《诘鲍》。葛洪,有人把他归入道家,其实应属儒之好神仙术者,身在江海,心系组织,碰上有碍名教的事,比名教中人还要痛心疾首。比如鲍敬言在那里大放厥词,“不闲尺纸之寒暑,而坐著作之地”的责任人无反应,以天下为己任的葛洪,只好越俎代庖,痛心而长慨了。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金融危机 银监局 tpp协议 融创中国 数字货币 长江流域 中远集团 印度经济 南华早报 银河证券 五大战区 好大一棵树 量子卫星 十八届五中全会 廉政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