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追尾前后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1年第30期 出版日期 2011年08月01日
匪夷所思的相撞,难以理解的救援
出版日期 2011-08-01
本文见《财新周刊》2011年第30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记者 周凯莉 于达维 王晓庆

撞车

被撞的D3115次车13至16号车厢脱轨,其中16号车厢后半截受到严重挤压;D301的1至3号车厢坠落到15米高的铁路桥之下, 4号车厢斜挂在了铁路桥与桥下的泥塘之间

2011年7月24日,浙江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空中搜救队队长陈斌从空中拍摄温州动车脱轨事故的救援工作。陈斌/CFP


  D3115列车,16号车厢,27、28座——这两张火车票,是山东人王海茹和她的丈夫曹卫东劫后余生的“纪念”。(财新《新世纪》封面报道:大崩溃

  7月23日19时50分左右,由杭州开往福州南的D3115,到达温州南站的前一站永嘉站。第一次乘坐动车的王海茹,特意看了看手表。按照正常的时刻表,D3115到达永嘉站的时间应为19时47分。永嘉站与温州南站相距18公里,这趟车尚需运行9分钟左右。

  D3115列车长蒋晓梅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趟车晚点大概5分钟。她回忆,列车从温岭站开出后遭遇雷阵雨天气,不得不减速行驶。到达永嘉站后,又临时停车20多分钟。她听到司机在对讲机中告诉随车机械师,由于天气原因前面没有信号,没有办法通行。

  7号车厢一位乘客告诉记者,这趟列车在永嘉站停留几分钟后,又有一趟列车驶过。她无意中看了看车号:D301。

  永嘉是一个小站,D301原本不应在这里停靠,按计划,它应在19时14分从温岭站出发,以平均时速200公里以上直接开往温州南站,19时42分到站。列车已经晚点,现在因为信号故障,不得不陷入新的等待。

  D301列车4号车厢最后一个包间里,坐着王薇和她的妈妈、儿子,以及两个同事。车厢由软卧改造而成,每个包厢里有6个座位。他们两点多在南京上的车,当时列车已经晚了近半个小时。

  20时15分左右,D3115从永嘉站驶出。很多乘客意识到,列车行驶速度“似乎不正常”。16号车厢21座的乘客吕德民和10号车厢的乘客鲍永远均表示,列车提速两三分钟后,渐渐减速。

  列车长蒋晓梅说,20时22分左右,D3115在路上慢慢停了下来,“大概停了五六分钟后重新启动滑行”。重新启动后,这趟车的时速仅20公里。

  没有人意识到灾难临近。16号车厢里,王海茹嘲笑丈夫曹卫东“头发太乱”;吕德民和身边一位名叫陈道弟的老人闲聊。老人带着妻子温爱萍、大女儿陈熙、三周岁的外孙周辰特,以及七个月身孕的小女儿陈碧从绍兴站上车,前往温州。

  王海茹清楚地记得,那个三岁的小男孩穿着一双黑色的沙滩凉鞋,淘气地在后座跑来跑去。16号车厢的乘客不算太多, 1至16号座位在车尾。在王海茹拍摄的一个视频里,可以清晰地听到一个小女孩在喊:“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小女孩就是事故20小时后获救的“奇迹”——项炜伊。小玮伊随父亲项余岸、母亲施李虹从杭州游玩回家,坐在车尾靠近包厢门的座位。

  另一辆列车D301,也在20时24分从永嘉站开出,最高时速可能接近200公里。3号车厢的付小姐回忆,“当时的速度很正常”。

  D301如果以200公里的速度开行,只须几分钟就能抵达温州南站。就这样,20︰15分开出的D3115走走停停,20︰24分开出的D301高速行进,现在都已接近终点。

  很快,两辆列车的乘务员相继广播,提醒旅客“温州南站就要到了”。D301车2号车厢的陈爱听起身从行李架上取下行李,走到2号、3号车的连接处。“车开起来只有3到5分钟,就撞车了。”他回忆说。

  灾难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的。由于雷击,温州双屿镇双岙村从19时多开始停电,全村一片漆黑。20时27分左右,在自家二楼大窗户前乘凉的村民谢丽看到一列火车出现在铁轨上,“几乎没怎么动”。她觉得很奇怪,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她看到这列火车的背后,车灯照射过来,“又有一列火车开过来了”。

  “咣啷啷”,一声巨响后,D301以约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在下岙路段的铁路桥撞上了缓缓而行的D3115。

  D301列车长沈冰倩接受央视采访时说,大概在20时31分,D301采取紧急制动刹车,列车强烈震动,车内停电,用电台无法再联系上司机潘一恒。

  谢丽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后面那列火车的前几节车厢撞到前面那列,掀到半空里,再重重地落下来。”那一瞬间,很多村民都看到了金黄色的火花,还有浓重的黑烟。

  王海茹听到撞击的巨大响声,车厢剧烈震动,车厢断电,漆黑一片,只听到行李架和行李“咣咣”坠落。她的身体从座位上止不住地下滑,乘客惨叫声响成一片。曹卫东一只手死死抓住前方的椅背,一只手拉住王海茹,将妻子的头紧紧护在胸前。

  D301列车3号车厢的付小姐回忆,当时听到列车紧急制动的声音,整个身体都往前倾,车厢里“全都黑了”。她拼命抓住小桌板,“怎么抓都抓不住”,车厢一直在翻滚,她在包厢里从这头甩到那头,一边尖叫一边随着车厢往下掉。一声重重的坠地声后,3号车厢出轨,摔落到高架桥上。

  事后看到,被撞的D3115次车13至16号车厢脱轨,其中,16号车厢就像一个被揉烂的铁皮盒子,车厢后半截受到严重挤压;D301的1至3号车厢坠落到15米高的铁路桥下,4号车厢斜挂在了铁路桥与桥下的泥塘之间。

版面编辑:朱张锁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