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彼时今日:伯利教授与不可预测的股东

来源于 《比较》 2012年第4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8月01日
出版日期 2012-08-01
本文见《比较》2012年第4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詹尼弗·希尔
 

引言

  如果“条条大路通罗马”,那么所有公司法的理论都源自阿道夫·伯利(Adolf A.Berle,Jr.),当然,要理解他的学术思想不能脱离其所处的历史时期。毋庸置疑,伯利教授与经济学家加德纳·米恩斯(Gardiner Means)合著的《现代公司与私有财产》①,在1932年出版时就具有划时代意义,其跨学科性超越了那个时代②。正如当时的评论家所称:“这本著作震惊了当世”。③对伯利教授著作影响力的溢美之词并不过分。1984年,即《现代公司与私有产权》出版的50多年后,罗伯塔·罗曼诺(Roberta Romano,1984)基于该著作“重构公共话语”的影响力,断言该书是公司法领域的最佳原创学术著作④。她认为,该著作是所有公司法争论的出发点。⑤伯利教授的其他研究也被认为有着类似的影响。他和梅里克·多德(E.Merrick Dodd)教授关于董事责任性质的著名辩论为20世纪30年代以后大多数主要的公司理论奠定了基础。理查德·巴克斯鲍姆(Richard Buxbaum,1984)就提出对伯利教授“企业法”(enterprise law)公式化表述⑥的现代解读,以解构公司、公司股东和社会之间的复杂关系。(①ADOLF A.BERLE,JR.& GARDINER C.MEANS,THE MODERN CORPORATION AND PRIVATE PROPERTY (1932).②Robert Hessen,The Modern Corporation and Private Property:A Reappraisal,26 J.L.& ECON.273,274 (1983).③Stuart Chase,Ticker Tapeworms,THE NEW REPUBLIC,Jan.25,1933,at 299 (cited in Hessen,supra note 2,at 273).④Roberta Romano,Metapolitics and Corporate Law Reform,36 STAN.L.REV.923 (1984).⑤同上,好像自从1984年以来这一看法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比如,参见Herbert Hovenkamp,Neoclassicism and the Separation of Ownership and Control,4 VA.L.& BUS.REV.373 (2009)。⑥这一概念来自于伯利教授1947年一篇关于公司法关联企业问题的论文。See Adolf A.Berle,Jr.,The Theory of Enterprise Entity,47 COLUM.L.REV.343 (1947)。)

版面编辑:冯仁可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法国国旗 邹承鲁 武警工程大学 e租宝 两弹一星 莆田系 曹永正 中央巡视组 华兴资本 期货交易时间 何立峰 银监局 胡和平 硬座 方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