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杂志 > 钩沉 > 分类 > 专题 > 正文

美国利率的前景

2008年10月13日 15:48 来源于 caijing
在事隔数月的停顿之后,美联储应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再次降息,而且其幅度至少为50个基点

  此前不久,在华尔街金融危机水深火热之时,恰逢美联储于9月16日开会议息,然而,会议决定,将继续维持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不变,从而令市场大失所望。
  面对严峻的金融形势,伯南克能够保持镇定,自然有其多方面的考虑。但在10月初有关就业、生产与消费的数据发布后,日趋暗淡的经济前景,使我们相信美联储将不会无动于衷,极有可能在事隔数月的停顿之后,于近期的公开市场会议上,再度启动降息。

伯南克为什么不行动?
  自1994年以来,每次公开市场会议结束后,美联储都要照例发表一份声明。比较分析其最近两次声明,应能对了解美联储的立场,有所帮助。
    在8月5日的声明中,美联储认为,经济活动在二季度有所扩张,部分反映了消费支出和出口的增长。劳动力市场有所疲软,但一些指标表明通胀预期进一步上升。虽然经济下行的风险存在,但委员会更加关注通货膨胀的上行风险。
  而9月16日会后,美联储在声明中说,经济增长近期有所放缓,部分反映了家庭支出的减少。出口增长会减速。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与通货膨胀的上升风险一样,正受到委员会同等程度的关注。
  从以上比较可以看出,对实体经济,亦即通货膨胀与经济增长之间关系的判断,是美联储决定是否调息的关键:若通货膨胀的担心更强,则往往会升息或保持利率不变;若更担心经济增长,则反之;而从非对称性判断转为对二者进行平衡性措辞,则往往是政策即将发生变化的过渡——当然,此过渡期的长短,并无定数。
  在9月16日议息时,美联储虽然强调了经济增长放缓、家庭支出减少以及出口减速,但也同样看重通胀风险,这是未在本次会议上降息的根本原因,同时也为政策基调的转变,即由平衡型转为更为关注经济下行风险的非对称型,完成了过渡。
  当然,美联储对金融市场危机也并非置之不理,要知道,因金融动荡而导致经济崩溃,早有前车之鉴。在去年8月次贷危机大规模爆发后,美联储当即调降再贴现率和联邦基金利率,且幅度大于市场预期,其原因便在于此。
  然而,现实的问题是:此时降息是否真能解决金融市场的问题?自2008年9月以来,伯南克已将联邦基金利率由5.25%一路调降至2%,频率和幅度不可谓不大,但降息后,信贷依然紧缩,银行不去放款,其对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作用,十分有限。当前美国银行业面临重压、资产负债表恶化,而潜在的问题资产仍层出不穷,加之经济前景不佳,贷款势必极为谨慎。伯南克大概相信,在这种情况下,通过直接向市场注资,或者提供资金有针对性地进行救助,可能更为管用。向美国国际集团(AIG)发放贷款、全力支持保尔森推动《2008年紧急经济稳定法案》在国会通过,应就是这种判断的体现。
  退一步讲,即便真要降息,也要先看看保尔森方案实施的效果。在这里,降息与保尔森的救助方案,本质上都是解决问题的潜在手段,具一定可替代性。如果保尔森方案实施后,问题已迎刃而解,则美联储便无需降息。当前联邦基金利率已低至2%,进一步下降空间有限,要节省弹药,不滥用,以在关键的地方与关键的时点,斟酌权衡之后,断然扣动扳机,一次性解决问题。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