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撕缎子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0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10年01月11日
出版日期 2010-01-11
本文见《财新周刊》2010年第3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贾晓伟

  2007年春天,英国乐评人莱布雷希特来北京,为他有点八卦的新书《音乐逸事》做宣传。在三联书店二楼咖啡厅,我向他提问:究竟哪个作曲家还未被充分认知,将来有升值空间呢?他皱起眉头,慢吞吞地说:“马勒!也许还有普罗柯菲耶夫。”记得他说马勒时用了一个词——“美好”,意指那是不祥的、最后的“美好”。

  用教科书中的观点说,马勒作为古典的告别者,开启了一个调性的上帝退场,情感之核开始分裂的、充满现代感受的音乐世界,是走进大沼泽的恐龙。或者说,他的作品超前地描述了诸神不在之后,世界带给人的“烦”和“畏”的心绪。孤独无告的旋律,是海德格尔所言的当代人情感“被抛”的明证。但马勒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的“抛”而“未抛”——大脑“抛”到了现代荒原,感情却留在了充满古典与浪漫的旧日园林。马勒选择“坚守”,甚至“后退”。他不做荒蛮大神统治的新选民,甘心做旧日园林最后的领主。

版面编辑:朱张锁

这是一篇《财新周刊》收费文章,登录后每月可免费阅读5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