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双重危机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0年第1、2期 出版日期 2010年01月15日
气候危机和金融危机同源,都来自对自然资源的过度消费。出路绝不在于东方人消费
出版日期 2010-01-15
本文见财新《中国改革》2010年第1、2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沈联涛 原香港证监会主席、现中国银监会首席顾问

  美国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破产15个月后,我们应该讨论如何在危机之后重建世界。令人不安的问题依然存在。我们仍旧在危机中吗?我们应该改革吗?哪些需要重建?毕竟,世界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都采取了救市措施,金融市场几乎已经回到2007年前的水平;商业银行已经度过危机;利率被降到接近于零。有人确信,2010年是充满希望、经济增长的一年;有人则坚信,真正的危机还没有来到。谁对谁错?

  一些事情在我们眼前更加清晰。在2007年至2009年间,我们应对了两个同时发生的危机:金融危机和气候变化。第一个危机导致经济体间决策机制的变化——现在由G20而不是G7来做决定。另一危机则通过哥本哈根会谈来解决。

  两个危机有三个根本不同点。首先,金融危机主要在国家层面上来处理,气候危机则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处理。其次,金融危机产生短期影响,需要立即采取行动;而气候危机有不确定的长期影响,人们不会很快感受到其灾难,也没有理由支持这一领域的变革。第三,哥本哈根谈判表明,权力已经转移到人口大国——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由这几个国家和美国达成协议。这显示几个大国主宰世界的时代显然已经到来。

版面编辑:朱张锁
>> 继续阅读,请订阅财新移动版
《中国改革》移动版(财新《中国改革》网络版+iPad版阅读权限)
一年98元
立即订阅(请选择一种产品支付)

赠阅用户 激活读者编号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