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电视不能承受的历史之重——关于《知青》的是是非非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2年第8期 出版日期 2012年08月01日
沉重的知青历史,远非一部电视剧所能承载。对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历史的真正复原与省察,在深层次上也许还未开始
在无怨无悔的整体立意下,对该剧最集中的指责,必然还是美化了知青运动和知青生活。CFP
出版日期 2012-08-01
本文见财新《中国改革》2012年第8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谢轶群
 

  44年前,高中毕业生郭路生(即后来的诗人食指)带着锥心的疼痛,写下这样的诗句,描述他作为知青“上山下乡”,与母亲骨肉分离时的心情:“我的心骤然一阵疼痛,一定是/妈妈缀扣子的针线穿透了心胸/这时,我的心变成了一只风筝/风筝的线绳就在妈妈手中。”

  44年后,一部就叫《知青》的电视连续剧,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第一集里,衣着簇新的知青们欢天喜地,如郊游般来到了下放地,高呼着:“北大荒,我们来了!”上世纪80年代,这个涉及整整一代人命运的历史事实,在改革开放背景下曾因“知青文学”热闹一时。本世纪以来,它似乎走向了沉寂。这次“国家电视台”出人意料地推出《知青》,对此有不同体验和认识的人们,有了重新公开言说的契机,理应出现话语井喷。

“青春无悔”:属于少数人的崇高感

  时光荏苒,转眼间“知识青年”已成“历史题材”。自上世纪90年代末期以来,由于市场趣味和某种现实需要,历史剧的高度繁荣有目共睹。但是,由于忌惮“以史鉴今”的史学功能,这些历史剧选材多集中在与现实疏离的封建社会时段。此外,也有一些年代并不久远的“红色经典”剧,在制作编排上也自觉地切断现实反思。像《知青》这样绝大多数历史当事人还健在的题材,是一个需要反复考量、顾虑重重、难于表现的对象。《知青》一剧,由著名作家梁晓声编剧。梁晓声当年在“知青文学”中成名,电视剧播出后就成为该剧最受关注的“发言人”,为之反复阐述制作理念。在影视行业中,编剧是个重要却并不炫目的工种。因此,梁晓声的曝光率,是种难得的风光。在多次媒体采访中,知青出身的梁晓声频频声称,要“全景式再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为此,该剧舍弃了构思一个核心故事,快节奏表现等更具观赏性的手法,而采用“散点透视”和缓慢推进剧情的形式,以更大范围、更加细腻地展现那段逝去不久的历史。

继续阅读《中国改革》,请先登录

登录

还没有财新通行证?马上 注册

版面编辑:卢达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