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埃及:民主有局限吗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3年第10期 出版日期 2013年10月01日
可行的民主方案可能源自人们对彼此看法深入而缓慢的变化。政治分歧的各项参数只有以社会成员一定程度上的相互尊重为基础才会变得可控
2013年9月16日,埃及开罗,四月六日青年运动组织的成员举行示威游行,抗议延长紧急状态法令。CFP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
 

  埃及向民主过渡灾难性的失败对两方面都有重要意义,一是这种过渡的短期运作方式,更具争议的是最适合于民主的基本条件。我认为,这对中国也有意义,但不是现在描绘的那样。我将依次解释这些问题。

过渡管理

  显然,埃及的民主过渡管理不善。我认为民众起义后设计不当的关键是仓促选举。选举已经成为权力合法化的“圣油”,因为这是发达社会的标配。因此,选举成为大多数社会渴求的现代性的象征。紧随推翻穆巴拉克政权而来的权力真空下,选举是显而易见的第一步。

  西方力量鼓励过渡期间尽早选举,因为他们猜想,一个民选政府会获得公民眼中的合法性,就此推测这将使得它比非民选政府更安全。然而,在脆弱的过渡中这常是错误的。原因在于有一个强大的抵消作用。在像埃及这样权力实际上集中于总统的国家举行选举,会产生赢家和输家。由此导致的落败一方的极化和排斥,往往会增加出现暴力的风险。此外,正如在过渡情形下常见的那样,在埃及选举的时候,缺乏必要的制度制衡以使公民相信选举将是公平的。普通公民很难知晓选举实质上是否公平,因为他们只能看到自己当地的体验,听到政治角色的八卦和表述。

继续阅读《中国改革》,请先登录

登录

还没有财新通行证?马上 注册

版面编辑:喻竹杨洋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