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理解中国经济增长:过去、现在和未来

来源于 《比较》 2013年第4期 出版日期 2013年08月01日
朱晓冬

  中国经济转型的速度和规模都是史无前例的。在1978年,中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中国的实际人均GDP仅为美国的1/40,巴西的1/10。从那以后,中国实际人均GDP的年均增长率超过8%,现在,中国的实际人均GDP几乎是美国的1/5,和巴西处于同等水平。作为一个人口在世界占比达1/5 以上的国家,中国的平均生活水准快速且持续的改善使得她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

  作为背景,我在本文中将先简要讨论中国经济增长的历史表现,亦即,中国如何从900年前的世界领先大国,转而成为一个错过了工业革命,在1800—1950年间人均GDP停滞不前的国家。然后我会给出对中国1952—1978年间以及1978年以后的增长进行核算的结果,把增长源分解为资本深化、劳动力深化以及生产率增长。在1952—1978年期间,中国人均GDP每年大约上升了3%,但是,所有增长都来源于政府强制性地扩大固定资产投资,以及教育水平上升带来的人力资本增加。在此期间,由于50年代的大跃进和大饥荒,以及60年代末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中国的生产率实际上是倒退的。

  本文的侧重点是测算改革开放以来,也就是1978年以后的增长源。我的结论或许令人惊讶:众所周知,中国有着超高的储蓄率和投资率,尽管如此,我的测算结果表明中国经济过去30多年快速增长的主要来源是生产率的增长而不是固定资产投资的拉动。人力资本积累以及劳动参与率的增加虽然对经济增长也有贡献,但是作用较小。最后,我测算各部门层面的生产率增长、各部门间资源的重新配置以及部门内部各企业之间的资源重新配置对总体生产率增长的贡献。总的来说,渐进且持续的制度和政策改革减少了扭曲,改善了经济激励机制,这是生产率增长的主要原因。

  尽管经过30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现在的生产率仍然只有美国的13%,即便中国在未来20年能继续其超常的增长率,20年后的生产率水平仍将只有美国生产率水平的40%左右。这意味着中国仍然有足够的空间可以通过进一步的经济改革来推动生产率的增长。

  在展开分析之前,让我先提及一下本文的三个主要数据来源。在测算中国的历史表现时,我使用了麦迪逊(Madison,2007)构造的数据;在将中国与其他国家相比较时,我采用了Penn World Table (PWT 7.0)的购买力平价数据;在考察详细的经济增长核算问题时,我主要使用的数据来自我和合作者的一篇文章(Brandt和Zhu,2010),在该文中我们通过使用与官方不同的平减指数和来自家庭调查的信息,对中国官方统计数据进行了调整。

1.中国经济的历史表现

  古代的中国是世界经济和技术的领先者。许多历史学家认为中国的经济表现在南宋时期达到一个巅峰,一些学者认为当时中国拥有最先进的技术(Needham和Ronan,1978)、最高的铁产量(Hartwell,1962),以及世界上最大的国家经济规模(Madison,2007)。然而,在15世纪末到19世纪初之间,中国失去了相对于西欧的领先位置。图1给出了麦迪逊对中国和西欧人均GDP的测算。根据他的测算,中国人均GDP在1500—1800年间停滞不前,而西欧的人均GDP却在此期间稳步增长。这些测算表明,到15世纪末期,远在英国的工业革命之前,中国就已经开始落后于西欧。一些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将中国在此期间的逐渐落后归因于明朝和清朝更加集中和内向型的政治体制,这种体制扼杀了中国的创新和商业活动。

  并非所有经济史学家都认可这一解释。彭慕兰(Kenneth Pomeranz,2000)在《大分流》一书中认为,在18世纪初,中国长江下游地区的生活标准和商业化程度与欧洲最富裕的地区相当,中国落后于西欧是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才发生的。


  休和克勒(Shiue和Keller,2007)提供的证据也显示,在18世纪晚期,长江下游区域的市场一体化程度比欧洲大陆要高,仅比英国略低。彭慕兰不认为当时中国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将工业革命的成功归因于英国的两件偶然幸事:能够拥有煤矿和殖民地。

  中国为什么未能保持其技术领先地位,以及中国开始落后于西欧的确切时间,至今尚无定论。但毫无疑问的是,在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中国和西欧在经济表现上的确存在巨大差异。勃兰特、马德斌和罗斯基(Brandt、Ma和 Rawski,2012)回顾了学者们关于导致这些差异的可能原因的争论和相关文献,他们认为,中国在这一时期的经济失败是由于帝国的政治体制保护了上层阶层的既得利益,例如王室、官僚、地方士绅,他们抵制采用新技术。经过了19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的两次中英鸦片战争以及1894—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之后,这样的帝国体制受到重创,最终崩塌。中国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实际上强制性地打开了中国的边界,结果是割地给西方和日本并向他们承认通商口岸。这些变化以一种粗暴的方式给中国带来了工业技术和工厂,但是持续的军阀混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工业化进程在1950年以前未能形成气候,工业化对总体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中国实际人均GDP在1800—1950年间是下降而不是上升的。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盛宴终结_杂志频道_财新网 王亚丽 谁买平安 十八届五中全会 吴沙 AlphaGo 新股中签 特朗普 王银成 杜梓 2015大事件 2015年a股股灾全记录 哈尔滨 李作成当年得罪了谁 一号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