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竞争政策与自然垄断行业的价格管制信息、激励与治理

来源于 《比较》 2014年第1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2月01日
德里克•莫里斯

  编者按: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指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保证国有和私营部门公平有效的竞争环境。国际经验表明,竞争政策在确保公平有效的竞争环境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此,北京凯恩克劳斯经济研究基金会发起了一项关于强化中国市场竞争的中外合作政策研究课题,旨在从国际视角为如何强化中国的市场竞争提出建议。曾任英国竞争委员会主席、牛津大学奥里尔学院教务长、牛津大学经济系教授和副主任的德里克•莫里斯爵士是这一项目的重要参与者。为配合这一研究项目的开展,北京凯恩克劳斯经济研究基金会的系列“名人演讲”(①北京凯恩克劳斯经济研究基金会组织系列“名人演讲”的目的是,将现代经济学理论和政策研究中国际上的最新进展和争论引入中国,同时将中国的经济和政策思考传达给西方听众。之前受邀的嘉宾有:2010年为保罗•罗默(演讲题目为The Economics of Ideas,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011年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演讲题目为Structural, Competitiveness and Employment Problems in the Advanced Countries: Diagnosis and Response,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2年为吴敬琏教授(演讲题目为Challenges in China's Economic Policy and System Reform,在英国皇家国际事务所和牛津大学)。)活动邀请德里克•莫里斯爵士在对外经贸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以“竞争政策与自然垄断行业的价格管制:信息、激励与治理”为题发表了演讲。《比较》特刊发这一演讲,以期激发对中国竞争政策的更多兴趣和研究。

一、引言

  我非常感谢林至人先生,感谢北京凯恩克劳斯经济研究基金会(简称凯恩克劳斯基金会)、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邀请我来做今年的“凯恩克劳斯基金会名人演讲”。 自阿莱克•凯恩克劳斯爵士担任英国政府首席经济顾问及后来到牛津大学期间我俩就已经相熟了。作为经济界著名的学者,他几乎是英国唯一一个很早就预见到中国经济重要性的人。凯恩克劳斯爵士高瞻远瞩地在牛津大学开设了一个“经济培训项目”,参加培训的是毕业于经济学专业的中国青年优秀经济工作者。 这个项目当年的负责人就是林至人先生。 我本人很荣幸以研究工作指导人员的身份参与了这个项目。也正是这个经历,使我有缘参与中国90年代国有企业改革的研究,研究工作因我被任命为英国垄断与合并委员会主席而停止。该委员会后来改为“竞争委员会”,今年(即2013年)又更名为“竞争与市场管理局”。

  正是由于以上经历,我现在与中、英、美三国学者一起参与由凯恩克劳斯基金会开展的一项中外合作研究课题,研究中国目前新兴的竞争政策体制,分析取得的成功以及面临的问题,并在此基础上,运用西方国家的相关经验尝试甄别中国未来发展强大而有效的市场可能面临的障碍。就像许多人认为的以及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强调的,竞争政策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也是中国向高收入经济体转型的政府规划的关键所在,更是中国“十二五”规划勾勒的深化改革和推动消费支出实现经济再平衡的关键。尽管这项研究基于凯恩克劳斯基金会之前的研究以及众多中国经济学家所做的广泛深入的研究,但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对于一些制约市场经济对中国经济增速做出贡献的因素,很难找到简单的解决方法。所以,关于那个题目的演讲只能留待明年的合适时机了。

  当前,一个直接且广为人知的情况就是中国政府部门将不同产业分类为“战略型”、“支柱型”以及“自然垄断”。这种分类出于不同的原因,在不同程度上既没有设想也没有意图让这些产业向全面的市场竞争放开。因此中国的竞争政策面临一个无可回避而必须加以考量的难题,即多大程度的产业保护才是恰当的。如果在高收入经济体适用这种分类,符合分类的企业肯定比中国目前分类中的企业少得多。但是从定义上看,自然垄断产业不受任何常规上市场竞争的约束。通过对自然垄断产业——主要是基础公共服务、通信和交通等依赖网络的产业——进行定价以实现经济影响的最优化绝非易事。据我了解,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在成本、需求和产业政策方面进行了广泛的改革,包括调整产业结构、制定价格上限以及指导地方定价等。其实自然垄断产业的定价问题并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而是一个国际性的难题。

  作为一个研究中国经济已有25年的英国经济学者,我并不完全认为英国在这方面的经验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进程和方向有着很重要的借鉴意义。但是,在两个领域里,我认为英国的经验值得中国学界思考:一是通过国有制执行积极产业政策的作用与局限,这也是我参与的凯恩克劳斯基金会的项目必然涉及的一部分议题;另一个就是今天的主题:自然垄断产业的价格规制问题。这涉及英国这些年来的波折经历。我相信一些正在显现的结论对于中国当今面临的问题是有意义,也是重要的。

  在处理自然垄断问题时也许会碰到竞争政策的对立极。这两者之间其实有两个非常紧密的联系点。第一,我今天要谈到的英国竞争制度的基准只有在竞争性的市场结果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下,才能实现经济福利的最大化。第二,英国竞争委员会是处理行业监管者与被监管企业之间纠纷的最终裁决机构,我曾在该机构任主席八年。因此,我不仅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英国监管制度的发展变化,而且也积极参与了根据竞争性结果这一基准来执行这一制度的过程。我们的职责就是通过规制并购和干预非完全竞争市场,在其他经济领域内也实施这一监管制度。

  接下来,我将从英国市场发展的一些历史背景开始今天的演说。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