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养老金改革的收益

来源于 《比较》 2014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6月01日
阿萨尔·林德贝克 马茨·佩尔松

一、引言

  对当代养老金改革的讨论,发轫于对政府管理养老金体系能否保持长期财务稳定性的担忧。在一些国家,尤其是拉美和东欧,政府管理的养老金体系实质上已经破产。对于发达的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来说,形势略好。但是,随着将来人口结构和生产率增长的变化,不排除出现严重问题的可能。比如,欧盟的平均缴费率目前为16%,欧盟委员会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2001)预计,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缴费率在2050年之前必须调高至27%。通常,对美国的预期没有这么悲观。根据美国社会保障管理总署2001年的数据,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在2050年美国社会保障体系的缴费率必须从当前的12.4%调高至17.8%,方能维持养老金体系的收支平衡。(①维持美国养老金体系平衡的缴费率为10.5%,与文中提到的12.4%的差异反映了当前美国社会保障体系的盈余。)

  毋庸赘言,类似的预测激发了众多的养老金改革提案,其中一部分甚至已经付诸实施。那么,对这一问题为什么还存在如此多的争议,即便是非常优秀的经济学家们也莫衷一是?一个原因是养老金改革是一项极其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另一个原因是,改革提案通常伴随着各种辅助性的财政政策,以便缓解某些负面效应。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对本领域浩如烟海的文献做一个全面汇总,而是强调改革中的几条基本原则,并理顺效率、分配和稳定之间的关系。为了避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我们的研究将运用代际交叠模型,在一个统一的框架下进行分析。该模型自动关注实际经济交易行为(如消费和劳动力供给),而不是金融因素(如政府债务),同时强调代际收入分配这一重要因素。通过代际交叠框架,我们将阐明养老金改革的许多目标实际上可以通过财政政策来实现,即通过税收、转移支付和政府债务等政策组合来实现,代际核算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Laurence J.Kotlikoff,2002)。

  第二部分将概述养老金体系的分类,第三部分简要讨论引入现收现付制(pay-as-you-go)对收入分配、储蓄和劳动力供给的影响,第四部分分析改革现收现付制的影响,第五部分分析全部或部分转向精算公平的基金积累制的后果,第六部分将分析养老金体系的风险和风险共担特征,第七部分给出简要的结论,并介绍近期养老金改革的一些实例和一些国家的改革提案。

二、强制性养老金体系的分类

  对养老金体系的比较和养老金改革的讨论通常以区分待遇确定制和缴费确定制(①这种区分并不总是非常清晰。缴费确定制通常是精算公平的完全基金积累制,其中缴费率为外生变量,可参见Robert Merton(1983)、Laurence Thomson(1998)、Peter A.Diamond(2002)及欧盟委员会(2001)等研究。我们之所以不采用这种定义,是因为我们要把完全积累、精算公平和外生的缴费或待遇这三个问题分开。)为起点。但本文将从三个维度对养老金体系进行分类:待遇确定制/缴费确定制、基金积累制/非基金积累制以及精算型/非精算型。第一个维度是缴费和待遇。所谓的缴费确定制是指缴费率为外生变量,待遇为内生变量。相应的,在待遇确定制中,有两种形式的待遇:一次性定额待遇,或者由个人之前的收入决定,后者意味着未来缴费率必须是内生变量方能使养老金预算平衡。第二个维度是简单明了的基金积累程度。在非积累制(即现收现付制)中,总待遇实际上通过对当前就业者的征税来融资;在完全积累制中,养老金待遇由以前积累的养老金的收益来融资。第三个维度则比较微妙。在保险专业术语中,“精算”用来描述两个不同的特征:一个是宏观经济方面的特征,指整个养老金体系的长期财务稳定性(或可持续性),稳定的体系即处于“精算平衡”(①这一术语已经被Diamond( 2002)等使用,与Palgrave (1994)对“精算”的定义一致。);另一个则是微观经济方面的特征,指个人缴费和待遇之间的关系,称之为“精算公平”。我们假设,任何养老金体系都必须具有财务稳定性,即处于“精算平衡”状态,但是具有财务稳定性的养老金体系,可能会选择不同程度的精算公平。(②在学术研究中,精算公平的概念以多种说法出现。Kotlikoff(1996,1998)的叫法是“关联度”,Robert Fenge(1995)将精算公平型体系称为“代内公平”型体系。)

  现实中的养老金体系很少能清晰地根据这三个维度来分类。这些体系通常都有一定的精算与非精算、积累与非积累的成分。而且,现实中的养老金体系可能在某些方面是待遇确定制,而在另一些方面是缴费确定制。无论如何,在分析养老金体系改革时,运用这三个维度进行分类还是非常有用的。每一个维度分别强调了养老金体系的一个重要特征:风险共担、总储蓄和劳动力市场效率。

  我们先忽略风险问题,着重于劳动力市场效率和总储蓄,然后转向精算与非精算、积累与非积累这两个维度。(③基本上,Alan J.Auerbach and Laurence J.Kotlikoff (1987,第10章)都强调了这两个方面的特征; John Geanakoplos、Mitchell and Stephen P.Zeldes(1999),Martin S.Feldstein and Jeffrey Liebman(2002)也强调了这两个特征,尽管所采用的说法略有不同。)实际上,这就将养老金体系分为四类,如图1中梯形的四个角所示。非积累的现收现付制可以是完全非精算的(图1中标注的位置I),也可能有很强的精算特征,我们将之称为“准精算型”(图1中标注的位置II)。同样,积累制也可能是完全非精算公平(图1中标注的位置III)或者精算公平的(图1中标注的位置IV)。在精算公平的积累制下,个人缴费的边际收益等于市场利率,而对于准精算型体系,个人缴费的边际收益等于税基的增长率(见下文第三部分第2节)。由于税基的增长率通常低于利率,我们认为第II类养老金体系的精算程度要低于第IV类。图1不仅具有理论意义,在描述各国养老金体系改革方面也具有现实意义(见下文第七部分),它还可以用来解释对改革进行数字模拟分析所得出的结果。如待遇确定/缴费确定这一维度与其他两个维度不相关,待遇确定制和缴费确定制将出现在图1中两个角的位置。在II和IV两个位置构建非缴费确定型的养老金体系尽管不是完全不可能,但非常困难,因为根据定义,这两个位置的养老金体系的养老金待遇都与缴费紧密相关。(①Franco Modigliani and Maria Luisa Ceprini(2002)建议建立一个精算公平的待遇确定制体系。在第六部分第2节将对此进行讨论。)在I和III两个位置构建缴费确定制或待遇确定制则要容易得多。

zd3图1

  我们所采用的三维分类法有利于将养老金体系的三个重要目标区分开来,即就业激励(对应精算/非精算这一维度)、资本形成(对应完全积累/非积累这一维度)及风险共担(对应待遇确定制/缴费确定制这一维度)。不论养老金体系改革的直接目标如何,它都能用这三个维度的变动趋势来描述。下文第四部分、第五部分和第六部分将依次讨论这三个维度的变动趋势。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