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摒弃蜂巢式公民教育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2年第10期 出版日期 2012年10月01日
公民是在积极参与、相互交往和共同行动中变得聪明起来的,聪明的公民必须是知情的公民,是受过教育、享有公民自由并行使公民权利的公民
家庭对于安分教育来说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家庭的幼儿教育和童蒙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础。
出版日期 2012-10-01
本文见财新《中国改革》2012年第10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徐贲
 

  杜威说过,“在最广泛的意义上,教育乃是社会生活延续的工具。……一个社会群体的每一个成员,生来都是未成熟的、无能的,没有语言、信仰、观念或社会标准。每一个传递本群体生活经验的个人,总有一天要死亡,但是,这个群体的生活仍会继续下去。”在现代国家里,如果把“人民当家做主”当作一项立国之策,把创造和继续民主的群体生活当做一个共同的价值目标,那么,国民教育就应该不仅是公民教育,而且是民主的公民教育。国民有义务接受这样的教育,也会欢迎这样的教育,因为这样的教育会为国民提供必要的政治知识,帮助他们成为好的公民,能够更有效地发挥积极参与的作用,并在这个意义上变得聪明和能干起来。

安分守己的“好人国民”

  在传统社会里,做一个“好人”就是按本分行事,这也被当作道德的基本要求,安分的好人因而也就是有德行之人。在一个由传统形成了秩序的社会里,人们习惯地接受家庭、社会、政治生活的权威和体制,并把它们看作生活世界的自然规范。在这样一种自然的生活世界里,人们的信仰、思想、人际关系、制度运作、权威形式和影响都是在习惯、习俗、陈规和现成模式中习得的,这样的教育反过来则是帮助维持和再生现已存在的传统生活秩序。

继续阅读《中国改革》,请先登录

登录

还没有财新通行证?马上 注册

版面编辑:卢达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