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环境法》修改从何入手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3年第8期 出版日期 2013年08月01日
中国环境法立法目的的核心应当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
宁夏银川附近白芨滩保护区,她们试图在上面种植灌木,从而阻止沙漠进一步扩展。CFP:Feng Li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徐祥民
 

  如果从全国人大八届五次会议上安徽代表团韩树棻等31名代表提出修改《环境法》算起,中国《环境保护法》(下称《环境法(1989)》)的修改工程已经实施快16年了,但直到今天,这一工程仍未完成,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抓住修法的关键。笔者认为,完善《环境法(1989)》的关键是调整立法目的。

现行环境法的立法目的设定存在明显缺陷

  在讨论了十多年之后,我们不应不正视的一个事实是,中国现行《环境法》立法目的设定存在明显缺陷。而《〈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下称“修正案草案”)却没有对环境法的立法目的提出修改方案。《环境法(1989)》及其前身《环境法(试行)》所规定的立法目的,最明显的缺陷有以下几点:

  第一,空泛的政治口号式的立法目的无助于环境保护事业。《环境法(试行)》把“促进经济发展”规定为环境法的“任务”(第二条),《环境法(1989)》以“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第一条)为立法目的,二者都是宽泛的政治口号。把政治口号规定为立法目的或许是中国立法过去的习惯做法。从立法在社会生活中运行的角度来看,这类规定没有多少积极意义。《合同法》和《物权法》都是属于“大民法”范畴的法律。中国《合同法》把“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第一条)规定为立法目的,而《物权法》则没有作这样的规定。就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支持作用而言,《物权法》并不比《合同法》差。《合同法》把“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规定为立法目的,既不说明它比《物权法》重要,也不说明它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发挥了比《物权法》更大的作用。为法律规定宽泛的政治口号性的立法目的没有积极意义,原因之一是,立法难以为宏大的政治目标作有针对性的制度安排。不管是《环境法(1989)》还是《环境法(试行)》,其基本制度、原则都是为防治污染、保护生态等服务的。这些制度、原则,构成这些法律文件之主体的法律规范,都是为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保护生态等目的服务的。除此之外,没有哪一项制度、原则,哪一则规范是专为“促进经济建设”之类的目的而设置的。

继续阅读《中国改革》,请先登录

登录

还没有财新通行证?马上 注册

版面编辑:喻竹杨洋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