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村治走到十字路口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3年第11期 出版日期 2013年11月01日
治理是达到善治和良政的关键,也是目前中国农村村民自治和民主政治发展的转折点
2012年2月1日,乌坎的村民选举大会选在了乌坎小学的教室,会场布置了十余个“秘密写票室”,还在室外增加了二十余个“秘密写票箱”。票数统计完毕,张水妹、洪天彬等11人当选,其中仅吴真一人为女性,最高票张水妹2069票。他们将成为广东乌坎村选举委员会成员。这标志着乌坎村民选举委员会推举顺利完成。CFP:吴江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高新军
 

  肇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村民自治,经过近30年的发展,走到了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由民主选举所应激发出的参与决策、管理、监督的动力,实际上在中国农村并未真正形成。相反,村委会直接选举的监督功能大幅弱化,控制选举的成本也在降低,村民更多地表现出对村委会直接选举的无所谓。可以说,希望通过民主选举来强化村民对村级事务的参与,加强对村干部的监督,没有得到完全实现。

  种种事实说明,如果我们不能够做出制度创新,作为中国基本政治制度重要内容的村民自治制度,将会名存实亡。这将直接影响着中国转轨的进程和质量。

形式化了的村委会选举

  那么,是什么因素造成了村委会选举越来越形式化了呢?

  首先,中国村委会事实上议行合一,本身没有分权制约的机制。虽然《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有关于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的规定,但在现实中很难得到落实,执行起来也颇为困难。现实中,村委会和村党支部(俗称“两委会”)在选举后,基本扮演着决策者和执行者的作用。议行合一使得对村干部的监督基本处于空白状态,来自上级指导部门的财务监督“村财乡管”,恰恰又是违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对村干部监督的弱化,从反面强化了村民对村级选举没有多大作用的意识,使村级选举在很多时候流于形式。

继续阅读《中国改革》,请先登录

登录

还没有财新通行证?马上 注册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