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第71辑 卷首语

来源于 《比较》 2014年第2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4月08日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对下一步的改革做了总体的规划。总体规划是60 条,60 条所规定的改革项目一共是336 项,且要到2020 年完成,也就是说要在今后的6 年内完成,新一轮改革如何启动,到底应该从哪里着手,成为当下最重要的课题。不少人担心改革会因既得利益集团受阻。然而,既得利益始终都存在,只不过利益主体会有不同,我们过去的经验表明,改革即使在面临既得利益的阻挠下,也可以取得突破性进展,比如上世纪90 年代的改革。在冲破意识形态的重重藩篱,确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后,改革者们打破了原来“一个时期选择一个突破点”的单项推进思路,提出了最小一揽子、有顺序的整体改革方案,推行了相互配套的五大支柱改革——财税、银行、外汇、社会保障和国有经济。正是这种改革的思路创新,加上落实改革时的实践创新,改变了利益格局,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从而带来了此后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促进了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成长。在现实的改革蓝图与历史经验面前,主编吴敬琏强调,新一轮改革的目标就是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在明确的目标下需要推行很多项改革,但鉴于能够支撑改革的资源有限,改革所面临的经济环境存在诸多问题,四面出击式的改革并不可行,必须选择最重要的改革。如何选择呢?应该突破先易后难和有共识先改无共识后改的想法,按照让市场经济体系很快发挥作用、使国民经济有效运行的需要出发,来选择并设计最小一揽子改革方案。而改革方案的设计,需要在科学研究和充分讨论的基础上,有观念的创新。这是因为改革不仅受利益的支配,也受观念的支配。可以说,利益和观念是改革的一体两面,囿于利益而不敢在观念上有所突破,改革就不可能前行。利益集团、反腐、简政放权,这些关键词,究竟怎样能从理论上寻得养分,就是本辑《比较》想要和读者共同探讨的题目。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曹建海 极右翼 货币政策 存贷比 布雷顿森林体系 德国商务签证 电e宝 易乾财富 一致行动人 alphago 政法委书记 朝鲜核试验 大庆油田 美国总统大选 诚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