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资本家的新天堂”:就业岗位?

来源于 《比较》 2014年第2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4月08日
本杰明·弗里德曼

  1963年,《纽约书评》首次出版之时,展现在美国人面前的是一片繁荣景象。这一年美国经济增长了大约4.5%,而前一年的经济增长高达6%,随后的三年平均增长率也超过了6%。在《纽约书评》面世当年的秋天,宏观经济的另一项重要指标,失业率仅为5.5%,此后一路走低,到1965年年中下降到4.5%,1966年底进一步降至约3.5%。与此同时,通货膨胀并不显著,1963年的消费者价格水平仅仅上涨了1.3%,这与1960年代前半期的均值水平相当。

  最为重要的是,大部分美国人的收入增长超过了物价增长,这种状况在1963年之前已经持续了15年,之后又维持了10年。以现价美元计,美国家庭收入水平中位数在1948年为26500美元,1963年上升至41000美元,到1973年则高达55700美元。

  即便如此,一些心怀隐忧的人还是表达了对美国经济未来长期前景及其对社会的可能影响的担忧。英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米德(James Meade),当时就特别重视来自“自动化”的威胁(①参见J.E.Meade,Efficiency,Equality and the Ownership of Private Property(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64)。该书主要是基于作者1964年春季在斯德哥尔摩的讲座稿。我特别感谢Anthony Atkinson推荐米德的著作。另外,该书的脚注在www.nybooks.com上可以查阅到。)。机器代替人工是几个世纪以来的一个美好愿望,同时也是一个隐忧之源。但是,在美国数学家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的贡献下,特别是1948年《控制论》出版之后,这一观念很快就流行起来。到1950年代中期,机器代替人工的场景还受到大众文化的青睐,弗雷德·威尔科克斯(Fred Wilcox)导演的经典科幻片《禁忌星球》(Forbidden Planet)就生动地幻想和刻画了这种奇妙的场景及其可能的可怕后果。

  米德的洞见和威尔科克斯的电影一样吸引眼球。他所担忧的是那些在经济生产过程中被机器替代的工人如何谋生的问题。他问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极其富有的人数将非常有限,盈利状况良好的自动化行业所需要的劳动力比例将会很小,这无疑会压低工资水平;同时,那些少数超级富豪迫切需要的劳动密集型商品与服务会有较大扩张,如此一来,我们可能重新回到一个充斥着管家、侍从、厨子和各种依附者的威权等级社会。对此,我们不妨称之为资本家的新天堂。

  米德总结道:“在我来看,这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未来!”

  担忧机器越来越多地代替男性与女性劳工所带来的潜在经济问题,米德并不是第一人。早在1810年代,在以内德·勒德(Ned Ludd)为传奇代表人物的纺织工人运动中,他们砸坏了新的自动织布机,以使那些技能不娴熟(因而工资也更低)的工人不至于失业。然而,到了19世纪中叶,经济增长明显受益于技术进步,生活水平也由此不断提高,技术进步带来的不仅是经济的又一次“长波繁荣”,更是一场持久的社会进步。即使如此,对于科技进步,既有狂热者,也有反对者。1851年在伦敦水晶宫举行的万国博览会(The Great Exhibition),展示了新的进步时代的大量奇迹。马克思和他的追随者看到了一个“不是因为贫困而被奴役的”工人阶级。

  但是,至少在英国和美国,情况变得更加美好。进入20世纪之后,阿尔弗雷德·马歇尔和其他英国经济学家都在反驳马克思的预言,马克思曾经预言工人阶级无法享受生产率水平日益提高带来的成果。相反,马歇尔指出:“19世纪,工人阶级持续进步使得贫困和愚昧逐渐消失了”。的确,“对于智力工作需求的增长已经使技术工人迅速增加,在数量上已经超过了那些非技术的劳动力”,“而且部分技术工人已经过上了比上世纪大多数上流社会更加精致体面的生活”。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可能是对技术进步持最乐观态度的代表人物。在大萧条之前,凯恩斯继马歇尔之后又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他预测英美两国的人均收入将可能每一两代人就会翻番,并推断,届时大部分居民将对他们的物质生活状况十分满意,至于要“解决”的各种“经济问题”,他们将会利用持续提升的生产率而不是调整个人消费来达到此类目的。

  沿袭19世纪许多乌托邦式思想家的传统,凯恩斯也进一步臆想,在这样的环境下,社会将会淡化生产环节中的个人职能与其产出之间的关联性,因此,普通个体将在工作上花费更少的时间,但在日常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能力上则毫不逊色。结果是,凯恩斯所看到的主要问题,即如何消遣这些日益增多的闲暇时光,他称之为“普通人的可怕问题”。

  凯恩斯曾经预言,从1929年开始的一百来年时间,人均总收入将增长4—8倍。如今80多年过去了,这一预言可能会实现。对于美国而言,凯恩斯的预测可能还有点太保守了。到2029年,美国人均收入增长预计可能超过8倍。但是,凯恩斯低估了人们希望享受更高物质生活标准的需求,同时,他也没有预测到经济总收入在分配上会变得越来越不平等,就业岗位也更加稀少。结果是,凯恩斯关于私人消费水平、工作努力程度、社会制度安排等方面的预测,在现实中很难找到相应的迹象。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