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太阳花礼赞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17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5月01日
太阳花运动一开始便有意摆脱现有台湾政治架构,有意摆脱统独的旧题,这是清新明快的政治直觉
□ 邱立波 | 文

  太阳花似已凋残,我不唱凄切的葬花词,愿给予它最热情的礼赞。

  从学生占领的那天开始,“暴民”的指责便纷至沓来。这是“告别革命”的时代合唱所致,显示了指责者不太好意思说出口的某种对于当政者的期待,但也因此充满了一厢情愿的意味。

  人们应该老实地认识到,即便这种期待还有些实质和合理的内容,那恰恰也是为他们所谴责的“暴民”们通过流血流汗挣来的。高唱非暴力的自由派知识人应深知,他们在所有的历史进程中,在最好的程度上,也只能是事后的解说者,只能做摘桃子的人,他们不具备指点江山的能力——人们要明白:无原则地反对暴民,只能引致更多更暴烈的暴民。他们隔岸观火地对于“暴民”的安慰和指点,除了片刻的精神自慰,没有任何价值。他们若有良知,应该闭嘴。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