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近代史上的资本沉浮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3年第10期 出版日期 2013年10月01日
应该进一步为资本正名,使之在中共领导的体制下发展得更快更好
从社会实践看, 1956年-1976年这20年的社会主义试验,共产党员确实充当了社会中坚阶级的角色。图为1956年上海完成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庆祝会现场。CFP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马勇
 

  中国传统社会之所以变成一个“超稳定”的社会架构,之所以没有办法从中国文明内部生发出近代工业文明,应该从士农工商四民结构中寻找原因。这个四民结构,人口中的绝大多数属于农民,士阶层成为社会中坚,手工业者和商人在大多数时候处于社会边缘。于是,商业资本始终无法获得充分发展,商人阶层始终无法成为社会中坚,构筑起工业文明时期的社会稳定根基。

让资本摆脱对权力的依赖

  商业资本在中国农业文明状态中并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果仔细阅读《史记·货殖列传》,读中国商业史,我们很容易发现,中国人的商业天赋在那个时代无与伦比,因为在漫长的“前近代”,犹太人的商业天赋还没有获得充分发挥。

  但是,中国人的商业天赋没有使商人成为社会中坚,也没有让商业资本成为社会财富中的重要一极。为了维护中国农业文明体制下的社会稳定,中国在进入帝制之后,持续性打压商业资本,遏制商业资本发展,将商人贬为四民之末,近乎中国社会的贱民阶层。

继续阅读《中国改革》,请先登录

登录

还没有财新通行证?马上 注册

版面编辑:邱祺璞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