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近代史上的资本沉浮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3年第10期 出版日期 2013年10月01日
应该进一步为资本正名,使之在中共领导的体制下发展得更快更好
从社会实践看, 1956年-1976年这20年的社会主义试验,共产党员确实充当了社会中坚阶级的角色。图为1956年上海完成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庆祝会现场。CFP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马勇
 

  中国传统社会之所以变成一个“超稳定”的社会架构,之所以没有办法从中国文明内部生发出近代工业文明,应该从士农工商四民结构中寻找原因。这个四民结构,人口中的绝大多数属于农民,士阶层成为社会中坚,手工业者和商人在大多数时候处于社会边缘。于是,商业资本始终无法获得充分发展,商人阶层始终无法成为社会中坚,构筑起工业文明时期的社会稳定根基。

让资本摆脱对权力的依赖

  商业资本在中国农业文明状态中并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果仔细阅读《史记·货殖列传》,读中国商业史,我们很容易发现,中国人的商业天赋在那个时代无与伦比,因为在漫长的“前近代”,犹太人的商业天赋还没有获得充分发挥。

版面编辑:邱祺璞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贸易战 莆田系 朝鲜美女 期货交易时间 地方债务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存贷比 法国国旗 东部战区 省委常委 朱明国 田纪云 银监局 方洪波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