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舒立观察】谁来打破利益藩篱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1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1月06日
深改小组必将成为改革的核心推手,以强力打破既有僵化的格局,统筹推进各领域改革,以长期韧性作战破除既得利益藩篱

  2013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决定,由习近平总书记出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这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后约50天,也是2014“决定”开局年的元旦前夕——一个关键的日子。

  成立“深改小组”,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重要部署。全会闭幕以来,海内外对此热切期待,也存在不少疑问和猜测,诸如小组的组织架构、运行机制,特别是谁将出任小组组长——这关乎小组的权威性和执行力。由习近平总书记执掌这一职责重大的小组,显系小组高效运转、履行使命的最可靠保证。

  按照“决定”,深改小组将负责改革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四项任务,均需既触及灵魂也触及利益。不过,完成第一项任务,主要依赖主政者及全社会的对改革这一复杂的系统工程的认知能力。“决定”本身就是总体设计的重要体现,其超乎许多人预期的精彩内容,使我们对未来更深广的总体设计抱有信心。

  对深改小组来说,更困难也更具挑战性的显然是后三项任务。因为改革从协调到推进、落实,均属执行层面,更多涉及利益博弈,既需要深厚的专业素养,丰富的实践经验,也需要政治大智慧与超常决断力。政治权威、责任感和担当力至关重要。

  中国以往不少已经形成决议的改革,未能得到全面、准确和及时的实施,主要障碍既在认识,也在利益。此次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活动声势浩大,在某些地方、部门层面却不乏明颂暗抗之举。例如“决定”公布未几,即有地方政府专门出台针对民营企业的新禁令。很显然,在改革战略实施中必须统一认识。坚决维护中央权威,保证改革政令畅通,已成迫切任务。深改小组组长人选确定的次日,新华社即播发习近平署名文章《切实把思想统一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上来》,强调“全党思想和意志统一”,分量很重。

  在中国漫长的渐进改革进程中,既得利益固化已经十分严重,具体表现为僵硬的条块分割、权力部门化和体制官僚化。这导致许多关键性改革的文件、法规甚至更高位阶的立法,也由具体政府职能部门制定,很难跳出特定部门和集团的利益窠臼。部门利益作祟,加之体制改革久不到位,还导致许多重大改革事项政出多门、多龙治水,在极端情形下,有政府部门甚至公开争吵对骂,赤裸裸地争夺监管权、审批权,乃至有领导人发出“十个部门管不好一桌饭”之叹。

  此类事例俯拾皆是,“三网融合”可称典型。在向宽带通信网、数字电视网、下一代互联网演进过程中,电信网、广播电视网、互联网三大网络本可通过技术升级与改造,打破业务藩篱,实现网络互联互通、资源共享,为用户提供多样而便捷的服务。然而,20年来,这一进程时而喧嚣,时而沉寂,所谓“阶段性试点”迄今殊无突破,真正的障碍在于部门利益人为制造的权力寻租和市场壁垒。在此重大问题上,改革目标不清晰,无人统筹协调,委实令人遗憾。时至今日,中国“三网融合”严重滞后,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极不相称。

  改革推进难,整体推进更难。深改小组必将成为改革的核心推手,以强力打破既有僵化的格局,统筹推进各领域改革,以长期韧性作战破除既得利益藩篱。

  在三中全会上,习近平曾强调全面深化改革的复杂性和系统性,指出“单靠某一个或某几个部门往往力不从心,这就需要建立更高层面的领导机制”。这已表明,深改小组不会是当年国家体改委的简单回归。中国改革走到今天,无全面不足以深化,无深化不可能全面。三中全会“决定”聚焦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和谐社会、生态文明五方面,正因时移势易:现有经济发展方式积累的矛盾和问题也日渐显露,经济问题日益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问题相缠绕,惟全面推进改革方能求得解决。由此,成立专门的改革领导机构,由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直接领导,中共中央总书记亲自负责,也是必然的选择。

  深改小组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既要满足各部门、各地区的合理诉求,又必须超脱局部利益,果断决策,以保 “决定”的全部内容得以落实。接下来,公众仍将关注深改小组的具体人事安排、职能定位和日常运转。以“决定”的时间表,到2020年,中国要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深改小组任重道远。■

  (本文为2014年1月6日出版的财新《新世纪》周刊第1期社评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