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大数据时代的阶级斗争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4年第19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5月19日
大数据是中国和世界年轻人难得的成功自由通道,它体现的恶,必须要通过民主机制获得制衡
□ 安替 | 文

  关于大数据会对社会产生的问题的讨论,我读过最深入的见地,莫过于克罗尔(Alistair Croll)2012年10月的一篇博文:“可能数据驱动下的世界给人最大的威胁是道德方面的。我们的社会安全网由不确定性编织而成。我们有福利、保险等等机制,仅仅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以共享资源的方式分担风险。我们越是能预测未来,我们越不愿意和别人分享。”

  但克罗尔在说这句话时,没有点名“我们”是谁。的确,有了大数据,可以预测一个人的购买习惯、健康状况、危机出现的地点和时间,其准确度也会随着技术的发展不断增进。虽不能就此断言这就是预测未来的工具,但有了它的确会拥有更准确的信息优势,足以获得巨大利益。很遗憾的是,大数据和互联网博客、微博等社交媒体的内容产生机制不一样,它并不是一个人人都能使用的工具,从诞生开始,它就更“亲”政府和企业。克罗尔能用“我们”来谈论大数据,也是因为他本人是互联网企业家。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版税率 e租宝 中央军事委员会 全面深化改革 丰城电厂事故 有其屋 释永信 马里 一期一会 票据法 转移支付 齐泽克 中科招商 杨鲁豫 债券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