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重新定义海合会和伊朗关系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4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5月01日
如果伊朗能减少阿拉伯国家的担忧,双方关系可达何种高度,将不可限量
图尔基亲王
财新特约合作机构
 

  在伊朗选出新的温和派总统和伊朗核问题取得一定进展的背景下,位于伦敦的智库Arabia Monitor采访了现任沙特费萨尔国王伊斯兰研究中心主席图尔基亲王,就阿拉伯世界与伊朗的既往关系、现状以及未来做了一番梳理分析。

起伏的关系

  Arabia Monitor:回顾阿拉伯-伊朗政治、经济关系,你认为何时是双边关系的“黄金时代”?今天哪些方面仍值得重提,且并非不可能恢复?

  图尔基亲王:阿拉伯各国和伊朗的关系有不同的特点。对六个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来说,近代史上,双边关系黄金时代始于一战结束,止于1979年伊朗革命。这一阶段,随着殖民主义的退去,双边关系有所发展。

  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共产主义成为阿拉伯国家和伊朗共同的威胁。已故沙特国王费萨尔(King Faisal)和已故伊朗国王沙阿(Shah)达成面对共同威胁的合作共识。沙阿同意了巴林的公投,还援助阿曼苏丹国应对反叛。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框架内,沙特就石油问题同伊朗开展合作,双边经贸规模有所扩大。沙阿承认新独立的海湾国家,包括巴林。1973年,斋月战争(即第四次中东战争)后,伊朗国王甚至站在阿拉伯国家的立场上,开始支持要求以色列撤出所占阿拉伯领土的呼吁。不过,伊朗革命改变了一切。革命后,什叶派当政,宗教热情使得伊朗立刻反对起逊尼派的支持者。革命还带来了一场反君主政体的运动,使伊朗反对起君主政体的邻国。随后不到一年,两伊战争爆发,进一步加剧了伊朗同阿拉伯邻国的紧张关系。海合会成员国仅在伊朗军队打退伊拉克军队却继续入侵的情况下,支持了伊拉克。直到战争结束,伊朗同海合会国家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

继续阅读《中国改革》,请先登录

登录

还没有财新通行证?马上 注册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